北京>正文

明清时北京城如何过端午?

2017-05-30 14:57 | 人民网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那么为什么端午节时要买饽饽铺的五毒饼呢,老北京民间流行在端午节这天穿,这说的是端午节的另一习俗。

清代绘制的展现宫廷生活的《十二月令图轴》(局部),其中展现五月龙舟竞渡的情形。

今天是农历五月初五,是我国的端午节。端午节历经战国至今两千多年的传承,上至皇宫贵族下至黎民百姓,流传着众多习俗与食俗,而且文人墨客在诗画中也多有端午节时的记载。“榴花角黍斗时新,今日谁家酒不樽。堪笑江湖阻风客,却随蒿叶上朱门。”宋代诗人戴复古的这首诗词,生动形象地写出了我国古代人们欢庆端午节的情景。

端午节的很多习俗流传至今,北京作为六朝古都,端午节这天又有诸多不一样之处。

乾隆写诗记载圆明园赛龙舟

《说文解字》书中曾讲“端,物初生之题也”。即说端为初的意思,因此五月初五被称为端午节,唐代文人韩鄂的《岁华纪丽》曾载:“日时正阳,时当中夏。”因“午”时为阳辰,故“端午节”又被称“端阳节”。老北京人则习惯把端午节叫“五月节”。

包粽子、食粽子是自古盛行的习俗。西晋周处的《风土记》中说:“仲夏端午,烹骛角黍。”这“角黍”即是如今的粽子。唐代诗人姚合曾写有“渚闹渔歌响,风和角粽香”的诗句,其反映了当时人们吃粽子的普遍。

到了清朝时,皇宫内及民间欢庆活动更甚,盛行服食各种配料制成的花样粽子。乾隆皇帝最喜欢吃九子粽,所谓九子粽即是有大有小的九个粽子,大的在上小的在下,形状各异,并用九种颜色的彩丝线扎成。

宫中这一天的用膳主要也是粽子,因此有“粽席”之称。那时皇后、嫔妃、阿哥、公主们吃粽子前还要做些小游戏,即把许多粽子放在一个大盘子里,大家站在远处用小弓箭去射,射中的粽子即可先吃。皇帝在这一天还要赏赐给大臣王公们粽子、樱桃、桑葚等食品。赏赐之物由太监专门送至大臣王公们的家中,就像腊月初八送佛粥时一样,大臣们全家要叩首谢恩,并必要赐绘太监赏钱。

端午节这天,龙舟竞渡的习俗流传悠久,唐代诗人张建封在《竞渡歌》中曰:“五月五日天晴明,杨花绕江啼晓莺。使君未出郡斋外,江上早闻齐和声。”清朝历代皇朝都很重视此习俗,康熙帝、雍正帝在端午节这天曾与王公大臣在西苑的中南海及圆明园乘龙舟泛游,并在龙舟上与大臣们欢宴;乾隆皇帝也曾多次陪同母亲在圆明园观赏龙舟竞渡并曾写有“中流九龙舟,谁肯相参差”的诗句,他还观赏圆明园福海及昆明湖等地的赛龙舟,一艘艘龙舟络绎于波浪间,也颇有江乡竞渡之意。

清宫内的赛龙舟要从五月初一至初四先进行演练,于初五时正式进行赛龙舟活动。清末时慈禧太后有一年端午节想看龙舟竞渡,特下谕旨从南方调来20支龙舟队,五月初五这天在昆明湖里隆重举行了赛龙舟表演,20支龙舟在锣鼓声中破浪前行热闹非凡。

笔者记得在1949年前后,北京的昆明湖及北海公园也曾几次举行过龙舟比赛,甚为壮观。

端午节时皇宫还有射柳赛马之俗。古籍上曾载:每年重五、中元、重九三个节日里,皇帝要举行拜天之礼。明清时端午节行过拜天礼后,宫廷要进行骑马打球、射柳之游戏。清人吴长元著《宸垣识略》曾载:“明永乐十一年五月癸未端午节,车驾幸东苑观击毬射柳,命群臣赋诗,赐宴及钞帛有差。”即永乐帝时在皇宫东侧的东苑曾与大臣们一同玩射柳之戏,藏鸽子于葫芦或盒内,悬于柳上,射中盒则开,鸽飞而出,以此为乐。清乾隆年间还曾在西钓鱼台举办过端午庙会,一些贵胄子弟流行在钓鱼台金鱼池等地区“端午走马”,驰马飞奔,引为乐事。

“卖掉裤子也要吃顿黄花鱼”

“小枣儿粽子,江米藕呵”,“鲜樱桃来,大桑葚儿哎。”70多年前,每当端午节前,北京的胡同里就回响着这些吆喝声,至今记忆犹新。食粽子、吃樱桃、桑葚儿、吃五毒饼、插蒲艾、洒雄黄酒等共同组成了一幅绚丽多彩的民俗风情画。

由于我国南北各地的饮食习惯不同,粽子的用料和风味也各异。老北京人喜欢吃粘韧清香的江米或黄米的白粽子,或以小枣儿、豆沙为馅,吃粽子时爱放上黑白桑葚和红樱桃,再撒上些白糖或蜜汁、桂花汁,吃起来又香又甜。

如今民间各地的粽子已经从江米粽子逐渐演变为“杂粽”,即加入小枣豆沙、果脯、什锦、鲜肉、火腿等众多品种的多种米粽。

提起包粽子,使我回忆起我的少儿时代。在大人忙着包粽子之时,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也在忙着“包粽子”。我们先用一些硬厚纸或旧画报折叠成似粽子的立体形的三角儿,然后用彩色丝线缠成五彩缤纷的“花粽子”,再把几个“粽子”串连起来成为“粽子串儿”挂在身上,或用个小木棍拴根绳子吊着玩耍,制作五彩小粽子曾是旧京小学校的手工课,其可以锻炼孩子们的巧手与智慧。

“五月五日五,天师骑艾虎,神疫归天老,瘟疫归地府。”这首老北京民谣吟唱出旧京端午节插菖浦和艾叶的习俗。端午时节正值“小满”和“夏至”节气之间,是酷暑降临、百草丛生、瘟病流行之时节,每到此时胡同中众百姓家,均要采集或购买艾叶与菖蒲悬挂门框上以清洁空气,或将艾叶菖蒲燃烧,用烟熏院子及屋子,达到驱除蚊蝇等害虫的目的,并防止夏季传染病的传染。

清人富察敦崇写的《燕京岁时论》中曾云:“端午日用菖蒲艾子插于门旁,以禳不祥,亦古者艾虎蒲剑之遗意。”过去作家老舍曾在《龙须沟》话剧中描写过老北京人的这一习俗。

旧时端午节民间还有洒、饮雄黄酒的习俗。每到这一天人们要用雄黄酒在小孩额头上画一个“王”字,将雄黄酒涂在脑门耳鼻等处以避毒虫侵害,洒在窗下床下和墙角以杀虫灭五毒。有些地方的人还要饮雄黄酒,不过因为雄黄实际是种矿物质,主要成分是硫化砷,含汞有毒,民国以后人们已不提倡使用。

端午时节老北京民间为求祥避邪驱疫保健还有购食黄花鱼、吃绿豆糕,食五毒饼喝豆汁儿的食俗。端午时节北京人家必买黄花鱼,曾有“卖掉裤子也要吃顿黄花鱼”之俗语。

五毒饼曾是老北京最为应急的食品之一,如今每逢五月初五端午节时,稻香村等老字号商铺仍有此玫瑰饼出售。“五毒”指的是蝎子、蜈蚣、蜘蛛、癞蛤蟆和毒蛇。五毒饼就是用雕刻了五毒虫图案的印模子,加盖在那时人们喜欢吃的玫瑰饼上而制成的,玫瑰饼曾是清乾隆皇帝最爱吃的御膳小点心,其所使用的玫瑰花多取自京西的妙峰山。其制作方法是先将花瓣洗净切碎,与蜂蜜拌匀为馅,做成约两寸大五分厚的饼状烙烤之即成。端午节吃五毒玫瑰饼曾有寓意把一切毒虫吃(消灭)掉,使它不再毒害人,以此寄托吉祥平安之意。那么为什么端午节时要买饽饽铺的五毒饼呢?

传说在元朝末年,道教始祖张天师的裔孙来北京遨游,正赶上京师的大瘟疫流行,他染病后摔倒在一家饽饽铺门前。那饽饽铺掌柜的见他是个气宇非凡的少年,马上叫伙计把他抬到后屋里,并给他刮痧和针灸,把此少年救活。待这少年正位天师后,想起那饽饽铺掌柜的救命之恩,于是他用朱笔画了一道灵符,加盖龙虎山乾坤太乙真人金印,派人专程到北京送给饽饽铺,让他留做驱邪辟疫之用。掌柜的收到后,视灵符同珍宝,并让工匠照灵符仿刻了一方模子,用此模子制出的点心竟然绝无蚊蝇滋扰。掌柜的给这些饼取名为“五毒饼”,并在端午节时出售。众百姓知晓这种饼能驱邪,纷纷前去购买。

出嫁的女儿回娘家

旧京时,欢度端午节,人们要洗浴并饮午时水,曾有诗云:“五月蓄兰为沐浴,五日则福汤清浴”,这是说五月初五端午节这一天要用兰草汤洗浴以去污秽。旧时端午节家家户户还有打“午时水”的风俗。“午时水”指的就是端午节中午打的井水。据说“午时水”用来泡茶与酿酒特别香醇,用“午时水”加少量雄黄清洗双眼可以明目,生饮则具有治病的奇效。俗语有“午时水饮一嘴,较好补药吃三年”。

端午节这天,京城的老百姓还有远游避灾之习俗,古时曾称为“游百病”。自明代起,老北京的百姓们在五月初五这天上午要去天坛坛墙外祈福,孩子们在此玩斗草、放风筝等游乐;下午老百姓们爱去金鱼池、高梁河等地游玩。

明人于有丁在《帝京午目歌》中写道:“都人重五女儿节,洒蒲角黍榴花辰。金锁当胸花作簪,衫裙簪朵盈盈新”。这说的是端午节的另一习俗,老北京时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给女孩子头上簪以石榴花,还用花红绫线结成樱桃、桑葚、角黍、葫芦等形状,以线贯穿,佩戴在身上,以示吉祥。有些女孩还用五彩丝线编成圆环套在手腕和脚腕上,闺房里也挂满了小葫芦、小角黍、小布老虎等装饰小件。妇女们的头上还要戴上红绒制成的蝙蝠、福字梅花等绒花绢花。这习俗叫做“长命缕”。另外,出嫁的女儿必在端午节这天被接回娘家小住,因为这些习俗,端午节又有“女儿节”之称。

“五月五端午,街头卖神符,女儿节令把雄黄酒沽;樱桃桑葚粽子五毒,一朵朵似火榴花开瑞树,一枝枝艾叶菖蒲悬门户;孩子们头上写了个王老虎,姑娘们鬓边斜簪五色绫蝠”。这段清末时流行的唱词,生动再现了旧京老百姓过端午节的热闹情景。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