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金投赏艺高高专场:中国爱艺术吗?

2016-10-19 18:44 | 新浪网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刚刚顾爷提供他要做艺术的内容,现在我首先要跟大家分享艺高高今天要带给各位在互联网时代过去三年的电商环境里面艺术发生了什么,您会看到您成为今天这个现场行为艺术的一部分。

艺高高:中国爱艺术吗?
艺高高:中国爱艺术吗?

新浪财经讯 “第九届金投赏国际创意节”于2016年10月17日—20日在上海举行,图为“艺高高:中国爱艺术吗?”专场。

以下为发言实录:

曹启泰: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艺高高artgogo.com的主产。理论上中国好像很爱艺术,但是跟我们现在的实际生活有关吗?你在生活里面到底感受到多少艺术的能量?你在生活里为艺术做了什么?全场曾经花钱买过画的举手?我就知道金投赏的观众,向来是全国范围内最有品味的观众。过去的五年我都是金投赏竞标会及颁奖的主持人,所以我知道大家辛苦了。放心,熬完这45分钟,今天你就下班了。给自己一次掌声鼓励,辛苦了,各位。

用了15秒钟为各位介绍今天第一位出场的Peter Riezebos,现场就是他的画板,他现在现场作画。

Peter Riezebos:大家好,很高兴见到大家。

曹启泰:第二为我要介绍的艺术家叫庄杰,他是中国城市文化、派对文化的兴起者。他手底下的人物作品非常写实,9月19我和一百万艺术家上了船去参加社群狂欢节。然后在船上度过了非常重要的时光,更重要的是庄杰在那一天现场帮我留下了这五年来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待会儿45分钟的最后一分钟,您会看到您成为今天这个现场行为艺术的一部分。所以请记得,没化妆的要补妆,要补口红的要补口红,最怕你被拍到的刚好是“化妆”。不一定,说不定你不化妆更好看。

第三位艺术家我要为您介绍的博士德大中国区的刘笃行先生。现在请各位对着旁边的人吹气,让他感受到你的温度、你真实的存在。不管社会或者数码进步到哪里?所有的屏里为什么有能量?热烈欢迎刘笃行。

刘笃行:各位在座的可能有些人认得我,有些人不认得我。我很少参加这样的场合,他是两个礼拜前突然打电话给我叫我来站台。我来了才发现,他要讲的是户外广告跟艺术。这有什么关系?我现在看不太懂,等一下告诉你们。

曹启泰:现场有多少人爱艺术?学艺术的举手。我告诉你一件事,Peter Riezebos也不是学艺术的,但是他众生以艺术为工作。笃公脱掉这一身西装,留上长发,蓄上长胡子。接下来顾爷,听到你们的尖叫声、欢呼生,顾爷在哪里?

顾爷:大家好,我是过去网红小顾。

曹启泰:金投赏的主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艺术传播机构,这是九届以来第一次有艺术传播机构站上主台、站上主场。原因是因为我帮他们当了据年的主持,如果今天表现的好,如果各位够热情,如果现场够支持,明年我们就可以再把更棒的内容和成绩呈现给各位。好吗?谢谢大家,谢谢!

艺术正在进行当中。我先问一件事情,顾爷,你对刚刚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用掉了6分钟的表现形式,有没有任何你自己的感受?请表达!

顾爷:我觉得时间过的很快。我很不擅长面对所有那么多人讲话,我之前有过一次在大学时候的演讲,我很难控制时间。因为他们说:大学生很好骗,你只需要准备40分钟讲完了以后,接下来他们就问问题了。然后我在家里面写了一个稿,对着镜子讲了40分钟。很开心的去了以后,讲完了以后发现才过了25分钟。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就出现了温家宝总理的脸,他甩手指甩一分钟是有道理的。

曹启泰:现在我首先要跟大家分享艺高高今天要带给各位在互联网时代过去三年的电商环境里面艺术发生了什么,我们该怎么做?艺高高接下来怎么做?中国爱艺术吗?中国到底爱艺术吗?

顾爷:我今天来其实是带着任务来的,因为我的合伙人和投资人说“金投赏会来很多有钱人”。我的视频第一季,现在第二季正在招商。他们说:如果拉不到赞助就不要回去了。

刘笃行:其实启泰跟我讲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是想了很久的。因为我们一向都是在商言商,户外跟艺术有什么关系?其实我也想了,其实你从一个宏观的角度来讲,我先讲一个我过去有一次跟人家聊天谈到的事情。很多人问我:做了这么久的传播,为什么跑来做户外?各位在上海的朋友都坐过上海地铁,虽然上海地铁提供免费的wifi,它的董事长姓周。我有一次跟他聊户外的发展,他说:你讲的有道理。我们看到科幻片车子在车上飞来飞去的时候还可以看到LED灯,还是可以看到大屏。说明户外永远不会衰退,户外其实是城市里面非常重要的。各位想想看,如果在一个城市里面没有霓红灯、LED、招牌,那是多么糟糕的城市。

有两个活生生的例子:第一个例子,有一家公司是清华美院老师出来的开的公司,他们帮重庆很有名的解放碑重新规划了两个大的屏,现在叫作“重庆之眼”,其实就是一个解放碑非常非常好的一个景观工程,也创造了那个地方的环境。第二个例子,是2020年的东京奥运。是由电通在负责协助所有场馆、交通类场地的规划,绿化、节能等很重要的城市景观。艺术要往这个地方走,我相信启泰一直最想听到的一直是,我也帮忙跟一些朋友在联络。现在城市里面有太多的LED屏,坦白的说,从广告投放的效果来讲,没有办法完全的把握。其实它创造它不可避免的必须要看的必要性,增加它的黏着度,就是帮忙把空余的流量拿出来登艺术的作品。

曹启泰:昨天晚上金投赏的竞标会光是各频道提供给公益和慈善的媒体资源,昨天晚上丢出来了价值2400多万。

刘笃行:上海有一个很好的大屏,就是花旗银行6千平方米的这一块大屏幕一,他其实常常做帮助上海市政府推广上海的公益活动、上海的艺术活动。其实我跟这个老板聊过一次,如果有的版画其实是非常适合在那个上面投放,它应该是一个双盈的。一方面帮忙推动艺术,一方面创造这个屏不同的价值。

曹启泰:非常谢谢刘笃行刘总的呼吁。而且我进一步呼吁文创行业艺术品交易应该降低税率,我做文创结果跟我卖其它的获取是我们希望降低产品过量的产品结果税率是一直的。

刚刚顾爷提供他要做艺术的内容,先要找到钱。我们在找到钱的同时也让大家知道,这其实就是一个方向。我跟大家报告一下过去我们在,你真的理解这个时代吗?我把过去两年多艺高高几个重要的心得跟各位分享。的确这是一个碎片的时代,其实我们每个人本来就有碎片。讲碎片或许难听,我们讲我们是小小的独立个体。在这些单位里面,现在每个人都一人一世界,顾爷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一不小心从设计界跨境到作家界或者这个界、那个界。我本来就是一个人,这是一个我感受最强烈的一件事,我就是一个小人,一个小小的一个人,但是我做我自己。到底你问自己“自己是谁”?其实你是用力在人生的步伐里确定曹启泰三个字是什么。我唯一不变的就是父母给的这个名字,其它都可以变。

分享经济,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有一个好朋友是做那个行业的,那个行业非常特别,就是你去喝酒的时候,旁边会坐一个人,坐的这个人一次大概可以领大概一千元,于是他没有上班就赚不到这一千元。可是有一次她发现等候的时候,上网直播发现有一千个粉丝,她连续经营三天以后发现有一万的粉丝了,从此她就不用坐到你的身边。还有一个例子,有人到国外碰到一个问题怎么办?很简单,我就真人直播上这个APP,然后分享,我愿意接单我就帮你们两个翻译,因为真人直播所以不能胡扯。因为真人直播,所以语意不会被翻译机胡扯。

大门户已经全部干光了。艺高高做什么?我们在深挖垂直。你信任了艺高高,你进入到里面,你买的人生第一张画觉得用户体验非常好;艺术是你进去就走不掉的地方,然后你会一直在里面改变自己跟提升自己,这是艺术最好玩的事情。现在顾爷在做的其实就是深度黏性的垂直。跟着他跑的那些所有的人,然后接下来顾爷可以卖任何东西。

顾爷:我是应该接你的话吗?

曹启泰:我随便你接不接,我们还有28分28秒。

顾爷:好,好。

刘笃行:通常动笔写的人,都不太善于用嘴巴讲。启泰讲的非常好,但是他写的非常差。

曹启泰:乱讲。还有一个是我真正最喜欢的字,去标签。很多人名片上面写满了头衔,有些是不得不印。我的上面几乎没有,就写了艺高高三个字。很多人喜欢扣标签,你是哪里人,从哪里来,爸爸哪里、妈妈哪里等等。中国人最爱分南方人、北方人等等,最后您是什么学校毕业的,您毕业的同学是谁,你属于哪个条、哪个线那个框。最后我说生活里都把这些拿掉。什么叫去标签?以艺术而言,我最常举一个例子,人一到美术馆就肃然起敬。是房子带给你权威跟仪式感,然后美术馆放一个作品,然后作品距离你有60米,前面放了一条有红绳子,你根本看不到放的是什么,就已经肃然起敬。

中国人一碰到艺术就“不敢讲”。漂亮吗?喜欢吗?这其实是某美院的院长的作品。然后惊讶。如果再告诉你,其实这个市格大概在3200万左右。

看电影出来有骂过的举手。非常好,你们都会。为什么你们敢骂?进美术馆会骂出声的举手?漂亮,胆大的都在金投赏。谢谢大家,谢谢!

来,现在我们提出一个问题。你认为这个时代什么最被需要?没有标签,原汁原味的原创,量身打造承载个性的个人东西。你们喜欢顾爷的原因很简单,他像他自己。只有这样的内容,才会被传播,被喜爱,被深度黏性的追踪。Peter Riezebos在认真的画他的画,每一个人都有机会,今天你会参与这个作品,待会儿就会发生,我们还有24分钟。

艺术是最容易承载以上一切的,不管是雕塑、绘画、行为、装帧、声音等,我对艺术定义是最宽广的。天下无不艺术,艺术就是能够给你带来美的冲击的就叫艺术。艺术是文化的精炼,文化渗透和表现在所有的艺术形态当中。盛世中国,最爱艺术,艺术已全面进入中国。

谢谢!

顾爷:刚才曹老师说的非常好,“去标签”。很多人问我:你是做什么的?我也说不清楚,然后我会跟他们说:我是网红。然后他们说:“就凭你?”不过还好,我还有一个标签是“畅销书作家”。为什么我们去美术馆会肃然起敬,或者去教堂看到一幅天顶画会肃然起敬?因为它离我们太远了。我认为每个时代的艺术形式都是不一样的,比如:最早的时候艺术只是教皇他们需要,后来变成贵族为了记录自己的样子给他的后代看,这个时候艺术有了记录的功能。但是随着照相机的发明,记录的功能也被取代了。有意思的是,但是艺术没有死,艺术会越来越贵。说到今天,我们很难说迪士尼的动画片不是艺术品,它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

我们再回想到以前离我们很远的艺术品,比如:米开朗基罗的天顶画。其实也是广告,甲方是教皇,题材是《圣经》,天顶就是做的一块广告牌。

曹启泰:真的是,我前天看到一块广告牌,以前就有。前天我到朱家角,因为是周一没有什么人,所以很舒服。然后路便有蚊子,我突然一看旁边有卖纪念品的折扇。一打开,正面是一幅画作的局部《清明上河图》的局部。有没有授权、有没有侵权不管。但是背面写了另外一个东西,《清明上河图》多长多宽,可是我拿这个扇子介绍给国际友人,你要看到他们羡慕的眼光。看到他们坐在450年前江南放生桥的下面吃着河虾,说:“中国人那么多年来就这样啊?”那个富足感,就是艺术传递。

我想刚刚这都是一个承载,也像顾爷在努力的、我在努力的、艺高高在努力的,刘笃行在努力的。接下来,请出今天神秘嘉宾为大家介绍。绘画容易吗?摄影容易吗?你在现场看到他们在努力。顾爷的作者、作家、书籍、艺术修养,有那么容易吗?接下来的才华大家都肯定,他的声音大家都肯定。他跟艺术有什么关系?邀请我的好朋友,今天的神秘嘉宾李泉来到台上。

欢迎!

他最近出门都带拐杖没有办法,维持这个形象已经好几个月了。

曹启泰:也是赶来的,生命就是赶来的。谢谢你来,谢谢你的支持。你看到Peter Riezebos在画,你知道我们的好朋友庄杰正在拍。你觉得自己这样活在艺术里,是什么感觉?

李泉:我就是觉得大家都不太容易,大家都很忙碌,不管做哪个行业的,好像在这个时代里面,快速发展的时代,大家追求的目标都越来越急切想要去达到那个目标。其实金投赏我已经来第二次了,这次有点像打酱油的感觉。主要是曹启泰大哥我觉得他特别不容易,他身份太多了。他是一个伟大的主持人,然后现在做了这家伟大的公司。

曹启泰:好感动,你其他不要再用那个字眼,就是刚刚那个局部我接受——他是一个伟大的主持人。我主持35年,第一次被冠上这个字眼。

李泉:你今天站在这里不是伟大的主持人,你最主要是伟大的企业家。

曹启泰:没有,那个还没有伟大,因为你而伟大,谢谢你的祝福。对不起,我打断了你的赞美。

李泉:其实我今天没有什么艺术的所谓的思路或者是商业的,我就是觉得在座的每一位,包括台上台下大家都非常不容易、都很伟大、特别棒。包括我们的金投赏这个活动,真的不容易。

曹启泰:既然不容易,就好好活着,既然活着,就做点事情。为什么?你只能活一次。每一分钟都不会倒退,所有已经干过的事情都要被承认。所以我们要做三件事:

1.做一个IP,叫中国爱艺术。

为什么中国人可以有《中国好声音》,可以有这个、可以有那个。但是不能有综合性、多元性的艺术节目让所有人拥抱艺术?这是我第一个要做的事情,中国艺术大型真人秀。

一个实景电视真人秀,包罗全艺术类别的能量。我要把大家装进一辆卡车,装进一辆大坝,上面写着“我的艺术我的团”,后面跟着9辆集装箱,里面全是设备,走进一个乡镇,把那个乡镇定出一个企划案,连艺术家,连现场的摄影师替这个镇找出最好的角度,企划师设计了这个小镇的未来,留给一个一个乡镇,让艺术落地,让文化入乡。

3.我会做一个艺术作品,同时它会在公众面前呈现。

我现在可以很荣幸、很骄傲的跟大家宣布,光是这个概念已经获得了纽约第32届“国际当代艺术观念大奖”,我是得主。谢谢大家,江北会在下个月送到。江北是我在南京路自己打的,纽约第32届的意思是我在纽约第32街有个朋友,他认为我得奖了,他发给我。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去标签化”,我真的告诉你,我得过很多国际性的媒体大奖。

我就做一年的观念艺术,我做一年之后,我会得到无数真的奖。所以各位,请把奖放下,用你的眼睛去看作品。喜欢、不喜欢,才是所有作品,包括:书籍、生活表现、生命里最重要的环节,就是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这就是我今天要跟各位要公布的三个IP,艺高高即将启动。

在这里邀请李泉帮我一个忙。给Peter Riezebos一次掌声,从刚刚上台到现在。庄杰正在努力当中,给他掌声鼓励。李泉我们放了一台琴,随便你要干嘛。我绝对相信地球上所有的艺术大师,复制一次自己的作品而不可为。因为所有的情绪是不会再造的!

顾爷:我觉得我人生最佩服的就是会音乐的人和会讲的人。会写最惨了。如果看到个美女,说:“哎,我最近写了本书不错,你有空看一下。”然家会觉得我神经病。感谢伟大的表演艺术家曹老师给我上台的机会,谢谢!

刘笃行:其实我是最没有艺术天分,也最没有艺术氛围的人。所以他每次骂我:“每次叫你来买画,你都不来。”我们有一些很频繁接触的机会,在私下。

曹启泰:那是另外一项中国传统造诣非常深的艺术,叫麻将。

刘笃行:赢了他的钱又不好意思不来,所以就只好来了。今天这么正式,让我觉得特别是不容易。特别是刚才李泉老师弹琴的时候真的很有感觉,因为像我们这种生活当中很难有机会在真正坐在艺术的殿堂上面亲自感受这样子。我开始会比较有艺术感觉了。

李泉:什么叫乱弹,刚才就是乱弹。

曹启泰:今天艺高高带给大家的这个专场,或许这里头唯一不能复制的,刚刚的音乐,现场的这张画。那一瞬间因为你在,所以你才会出现,待会儿你会看到作品,你会看到庄杰的摄影作品,你就会知道你出现在这里面。这一切就是行为艺术,不会再出现。而最终你们的出现不仅是在这张照片里,还有一部分。你看我现在的时间,还有整整5分钟。你知道如何掌握时间?就是不掌握,反正时间到了就结束就对了。刚刚的45分钟不会再回来,谢谢我们把人生当中唯一一次2016年的10月19号下午17:45-18:30给了对方。因为人生可能这是我们见最后一面,擦肩而过。

谢谢!各位我们邀请大家请站起来,相机在后面等候,戴着你的红帽子和我们挥个手。谢谢大家,谢谢所有人的集体合作,Artgogo爱你。谢谢!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你现在已经在画面里面,时间是最后的27秒钟。请关注艺高高11月8号文创基金、爱艺术基金正式启动。

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各位。再一次谢谢刘笃行先生,谢谢顾爷,谢谢李泉,谢谢庄杰老师,谢谢。庄杰,你别再拍了,让我们照张照。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