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动态>正文

在习主席领导下,中国解放军进行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大改革

2017-10-05 12:47 | 瞭望智库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此次国防和军队改革,以加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为灵魂,以“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为指向,以“能打仗、打胜仗”为落脚点。

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带领下,中国解放军进行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大改革。

此次国防和军队改革,以加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为灵魂,以“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为指向,以“能打仗、打胜仗”为落脚点,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坚强力量保证。

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是一场 “不用扬鞭自奋蹄”的自我革命和“远飞者当换其新羽”的全面升华。

坚强决心

在社会发展到一定水平或是在发展中遇到一些重大问题之时,改革是一个国家、一支军队改变命运最关键的抉择——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一支军队,如果在规模结构、力量编成、作战方式等方面落后于时代,就可能丧失战略和战争主动权。

新中国成立后,我军改革创新的步伐从来没有停止过,为此,几代人进行了不懈努力。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几次大的精简整编,我军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不断优化,有效解放和发展了战斗力。

但是,随着现代战争形态的加速演变,世界新军事革命迅猛发展:

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形式;

战场空间向太空、网络、深海、极地拓展;

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成为鲜明特征;

……

这些都对军队提出了新要求。并且,面对我国“由大向强”发展的新形势,我军各种不适应的问题也不断凸显,存在诸多瓶颈和短板急需解决。

军队改革不仅事关军队生死,更事关国家生死。

战争史一再证明:战争的胜负在战场之外,在战争之前——军事变革中的落伍者,必定是未来战争中的被淘汰者。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近平主席一直把国防和军队现代化融入国家现代化进程中来谋划,作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重要内容和重要支撑来运筹,特别是习近平主席在改革论证和实施过程中,统揽全局、科学决策,周密部署、强势推动,才确保了各项改革举措有力有序进行。

军队改革是“铁腕”事业,最忌讳的是犹豫不决、迟疑不定、意志不坚。

正是由于习近平主席对这次改革高度关注、亲抓实抓,才吹响了攻坚克难、改革创新的进军号,直指长期积累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进而取得了丰硕的改革成果。

整体重塑

此次国防和军队改革,不是单纯的“撤并降改”,不是简单做“加减法”,也不是对某个领域的局部调整,而是对我军力量体系的革命性重塑——坚持问题导向,注重构建新体制下联合作战力量体系,注重以结构功能优化牵引规模调整,注重通过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推进,对中国军队的宏观领导指挥体制、职能配置和制度安排进行了重新设计。

首先,将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

军委机关将原来的4总部改为“一厅、三委、六部” 15个职能部门,优化了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突出核心职能、整合相近职能、加强监督职能、充实协调职能,使军委机关成为军委的参谋机关、执行机关、服务机关。

这样不仅有利于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和军委集中统一领导,而且更有利于军委机关履行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职能,使得我军的领导指挥体制更加高效、专业。

其次,将7大军区调整划设为5大战区。

通过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将作战指挥职能和建设管理职能相对分离,使得指挥更扁平、反应更灵敏,构建起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战略战役指挥链条。

最后,健全完善了各军种领导机构。

海军、空军、火箭军等完成了改组,陆军领导机构、战略支援部队全新登台,各军种以平等地位融入联合作战指挥体系,不仅符合联合作战统一指挥的要求,也符合军种专业化、体系化建设要求,为我军一体化联合作战提供了根本性体制机制保障。

目前,我军领导体制已经基本形成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作战指挥和领导管理分成两条线。

两大领域不再重叠,从根本上解决制约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和政策性问题,使我军指挥体制向联合作战方向迈出了关键性的一大步。

聚焦打赢

此次国防和军队改革,核心指向是“主战”,检验标准是“打赢”,着眼于“瘦身”与“强军”相统一,从而不断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

形象地说,就是去掉脂肪、增加肌肉,使能打胜仗的“铁腿钢拳”更加硬实有力。

*优化军种比例,减少非战斗机构和人员,压减军官岗位。

此次军改,一方面,大幅压缩军队员额规模,共裁减军队现役员额30万,使军队规模由230万逐步减至200万。

主要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全军团以上建制单位机关减少1000多个,非战斗机构现役员额压减近一半,严格控制机关内设机构和人员数量,机关与部队比例得到明显优化。

军官数量减少30%,将一些军民通用、不直接参与一线作战行动的军官岗位改用士兵或文职人员,并精简文艺体育、新闻出版、服务保障和院校、医疗、仓库、科研院所等机构和人员。

另一方面,作战部队与非战斗单位比例得到明显优化。依据不同战略方向安全需求和作战任务,作战部队人员甚至还有所增加,通过调整结构、强化功能、优化布局,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以保障各项资源和工作向实战用劲。

我军大幅压缩了陆军规模,将18个集团军裁减为13个,保持空军现有规模不变,大幅增加了海军和火箭军规模,并新成立了战略支援部队和联勤保障部队,使得军兵种结构得到了极大优化。

其中,战略支援部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新型作战力量,主要将战略性、基础性、支撑性都很强的各类保障力量进行功能整合后组建而成,是我军新型作战能力的重要增长点。而组建联勤保障部队,也是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的现代联勤保障体制的战略举措,对我军打赢现代化局部战争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优化武器装备规模结构,减少装备型号种类,淘汰老旧装备,发展新型装备。

此次改革将“发展新型力量”作为军改的重中之重,大幅压缩传统兵种及老旧装备,充实和加强新型精锐作战力量,积极打造战略预警、远海防卫、远程打击、战略投送、信息支援等新型作战力量。

调整后,我军总规模压下来了,“赘肉”减掉了,“筋骨”强壮了,极大推动了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为坚决贯彻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

此外,中国军队还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全面实施科技强军战略。

2017年7月19日,新的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和国防科技大学组建成立,构建起了以联合作战院校为核心、以兵种专业院校为基础、以军民融合培养为补充的院校布局,努力将我军建设模式和战斗力生成模式向创新驱动发展转变,为我军抢占未来军事竞争战略制高点提供了重要的智力支撑。

走向胜利

一个国家,惟有变革图强方能迸发前进力量;

一支军队,惟有勇于自新方能赢得制胜先机。

总体上来看,此次的国防和军队改革雷厉风行、力度空前,是对我军体制编制、运转模式、政策制度、思想观念的重塑,在我军发展史上将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改革后,我军在体制结构格局面貌上必然会出现全新的变化,领导指挥体制必定会更加高效,权力运行体系必定会更加严密,制约军队建设发展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也都会得到基本解决,备战打仗能力将会出现质的飞跃。

“事辍者无功,耕怠者无获。”改革强军永远在路上,我们必须要再接再厉,要迎难而上、扎扎实实把各项改革继续推向前进。

我们要进一步坚定改革信心,做到有定力、有担当、有韧劲,继续蹄疾步稳向前迈进;

要进一步把准改革脉搏,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向打仗聚焦,向创新看齐,积极稳妥往“脖子以下”深化;

要进一步抓好改革落实,着力提高精准理解、精准发力、精准落地能力,高标准完成好未来各项改革任务。

征途漫漫,战号已响。

我们相信,随着新一轮军改的深入推进,未来我军必将以一个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实现“远飞者当换其新羽”的全面升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一支脱胎换骨、阔步行进在改革强军新征程上的人民军队,必然能以改革推动改革、从胜利走向胜利!(文 | 方晓志 瞭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中共中央总书记

习近平同志简历

习近平,男,汉族,1953年6月生,陕西富平人。1969年1月参加工作,1974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 现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详细>>

中央政治局常委

习近平

李克强

张德江

俞正声

刘云山

王岐山

张高丽

中央政治局委员
中央书记处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