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美媒:特朗普并非孤独的贸易斗士 美反自由贸易情绪由来已久

2018-04-17 10:23 | 中国搜索

中国搜索讯 以宣扬“美国优先”上台的特朗普,在其首个总统任期第二年就摆出一副要大打贸易战的架势。美国彭博新闻社4月17日以《特朗普是一名孤独的贸易斗士,但不是一个人》为题发表评论文章认为,长期以来,美国国内对自由贸易就一直存有争斗。特朗普的上任只是这种旷日持久争斗的悲剧性结果。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此举激起了北京方面的迅速报复,动摇了金融市场,并引发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和困惑。多年前,特朗普就对美国主要贸易伙伴们表示反对。他在1999年时就声称,其他国家“无法相信与美国做生意这么容易,我们被视为一群笨蛋。” 

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已变成一名鲁莽行事的贸易斗士。最近特朗普在有关叙利亚和俄罗斯议题上发表的推文证实,他甚至对真正战争的看法也过于轻率。

但是,将美国当前这种让贸易伙伴成为乞丐的贸易保护主义泛滥之情势归咎于一名情绪波动的美国总统,似乎过于简单化了。

首先,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也就是全球化的鼎盛时期——美国反对自由贸易的情绪一直都很强烈。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期,所有主要候选人都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表达了反对之情。

时下,特朗普威胁要撕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可能看上去似乎完全没有道理。但不应忘记,巴拉克•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都曾在2008年声讨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威胁称如果墨西哥和加拿大拒绝重新谈判,美国将退出该协定。

1992年,当得克萨斯富商罗斯·佩罗在总统竞选中大谈墨西哥带走了巨大工作机会时,他并非代表着一个古怪的局外人在发声。同样,美国右翼人士帕特里克·布坎南也不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不具代表性的政治家,他呼吁为美国白人工人争取社会和经济公正。1993年11月盖勒普一项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皮尤1999年1月的一项调查中,大多数美国人反对时任总统克林顿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地位。

美国左翼和右翼的许多批评人士都认为,问题出在美国全心全意地拥抱经济全球化。特朗普宣称要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他的观点与佩罗如出一辙。佩罗在1992年参加总统竞选时说道,“我们需要把工作岗位留在美国,如果我们想继续成为超级大国,我们就必须在这里生产制造。我们必须停止把制造业工作岗位转移到海外,我们必须再一次把‘美国制造’变成世界上最优秀的标准。”

碰巧的是,商业利益——尤其是那些寻求集中生产和扩大区域供应网络的行业——战胜了公众对自由贸易的怀疑。他们在华盛顿进行广泛的游说,推动取消对美国出口的关税壁垒以及放宽海外投资。与此同时,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和农业也有其自己的游说团体,他们反对自由贸易协定,认为后者将导致就业岗位的灾难性减少。

这种旷日持久争斗的悲剧性结果就是特朗普的上任——他远比佩罗或布坎南更加情绪波动。

当然,特朗普试图通过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来减少贸易逆差,并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这种做法十分愚蠢。美国曾经对日本施加压力,但除了引发广泛的痛苦外,却收效甚微。中国的出口将会找到其他市场,而依赖中国进口产品的美国生产商将付出高昂代价。

毫不奇怪,没有哪个大国支持特朗普的贸易战。事实是,自由贸易并不会在美国以外激起同样强烈的反对。作为一项政治议题,欧洲国家——即使是有些极右翼倾向严重的欧洲国家——对自由贸易也不存在争议,因为大多数欧洲国家都有完备的福利政策为弱势群体提供保障。

而在美国,尽管大企业急切地推动全球化,但却削弱了其社会保障政策。从减税热潮来看,尽管特朗普大声宣称要为美国普通民众而战,但大企业仍是华盛顿的一支强大游说力量。

特朗普为美国普通民众提供贸易保护主义,而不是社会保障,这是美国政治严重失序的又一征兆。很明显,特朗普无法解决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然而,毫无疑问的是,他代表了长久以来美国国内对自由贸易的广泛而持续的反对力量。这种力量长期以来一直被外界所忽视,现在这正转变成地缘政治的潜在威胁。(刘春晓编译)(来源:中国搜索)

中国搜索拥有中央网信办批准的新闻信息采集、发布资质,转载本网稿件请注明来源为中国搜索!

责任编辑:刘春晓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