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美联储今年第二次加息:央行会跟上吗?中国货币政策怎么走?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3日宣布加息25个基点。这是美联储今年内第二次加息。这一调整符合市场的普遍预期。

美联储于6月12日至13日召开货币政策例会。美联储在会后发表声明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1.75%-2%的区间。

声明称,美联储自5月份货币政策例会以来收集到的数据显示,美国劳动力市场持续走强,经济活动以稳定速度增长。就业岗位数量在过去几个月增长强劲,失业率继续下降。美国家庭消费增长回升,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较快。

对于美联储视为反映经济活动状况重要指标的通胀率,声明表示,从过去12月的情况看,整体通胀率和除食品、能源以外的其他项目通胀率均已接近美联储设定的2%政策目标。

声明表示,针对联邦基金利率未来调整的时机和规模,美联储将综合评估经济增长、劳动力市场状况、通胀率水平、金融市场及全球经济走势等指标。

美联储当天还公布了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最新预测。与今年3月发布的预测相比,美联储此次调高了对2018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的预测,从2.7%升至2.8%;2018年的失业率预计将从3.8%降至3.6%;2018年的核心通胀率预计将从1.9%升至2.0%。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1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经济目前处于良好的增长态势,正在从金融危机的阴影中不断复苏。在谈到贸易问题时,鲍威尔表示,尚无证据显示贸易因素会影响美国经济的走势,但美国商界对于潜在的风险感到担忧。

美联储自2015年12月启动本轮加息周期,至今已经加息七次。舆论普遍认为,美联储今年可能还会再加息两次。

中国央行会跟上吗?

事实上,我国央行“加息”包含两层意义,一是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二是指以逆回购、MLF等为代表的货币政策工具操作利率。最近几次央行“加息”都是上调了货币政策工具操作利率。自2016年以来,除了2017年6月美联储加息,央行并未跟进以外,历次美联储上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后,央行都上调了以OMO、MLF等为代表的政策利率予以跟进。

业内对于此次是否“加息”意见基本一致。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加息与否需权衡考虑目前内外部因素。“中美利差和人民币汇率是外部因素,对我国央行会否加息有一定影响。但国内经济基本面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扩内需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成为经济金融工作的主要目标,内部环境制约货币政策收紧,加息面临的压力较大。”他进一步指出,央行可能会“加息”5BP并结合MLF等公开市场操作进行流动性投放,根据国内经济形势进行“加息”。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同样认为我国央行将根据内外部经济环境相机抉择,大概率会同步小幅提高逆回购和MLF等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但这也会导致金融机构通过MLF获得流动性的资金成本进一步抬升,因此,下半年仍有降准空间和必要性。从具体操作看,通过定向降准置换MLF或是最佳的政策选项,这样既可维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基调,也不会向市场新增基础货币投放。”他说。

同时,温彬认为,结构性和对冲性将是未来货币政策组合工具的两大方向。结构性主要表现在准备金政策、公开市场操作带有针对性,不会像以前那样“大水漫灌”,而是强调对中小微、绿色、“三农”这些领域的支持;对冲性主要表现在货币政策不是主动宽松,而是在当前宏观审慎大环境下,对季节性等因素影响的对冲,达到“削峰填谷”的效果。他表示,预计央行将综合运用短期、中长期等多种政策工具组合,保持流动性充足和市场利率水平稳定;同时,继续采用差别化准备金和差异化的信贷政策,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新兴经济体“组团”加息 中国货币政策怎么走?

“大家都知道有一首歌叫《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我们衷心希望阿根廷不会再一度‘cry’了。”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此前在2018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用这样幽默的方式警示着阿根廷比索危机,而阿根廷只是全球多个新兴经济体遭遇困境的一个缩影。

今年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在市场预期外开始走强、具有资金风向标意义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走高、叠加离美联储6月议息会议的时间不断迫近,包括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巴西、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货币都一度陷入恐慌的下跌潮中,各国央行纷纷出手救市、实施政策干预。

市场预计,加息是本月美联储议息会议的大概率事件,而就在临近靴子落地前,多个新兴经济体启动了“组团”加息,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印尼均加入了加息“大军”。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上述新兴经济体近期的“股汇债”市资产价格都面临较大调整压力,金融脆弱性显著升高,为避免在6月美联储加息前后发生更大规模和更深程度的危机,新兴经济体国家选择提前应对,再次进入加息周期。

相比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完成的6次加息,此次市场预期“板上钉钉”的6月加息是对新兴经济体在政策方面产生影响最大的一次。

王有鑫解释称,一方面是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累积效应逐渐发酵,利率中枢逐渐升高,已由量变转为质变,另一方面是今年不仅短端利率加速提升,以10年期美债为代表的长端利率也以较快速率抬升,而部分东欧新兴经济体正处于负利率区间,导致跨境资本快速流出新兴经济体。

此外,国际原油价格的快速上涨,部分新兴经济体双赤字问题更加严重,加剧了金融脆弱性。

那么,作为全球最大新兴经济体的中国是否会跟随加息呢?

回顾此前中国央行对于美联储加息的应对之策,2017年3月、12月和2018年3月,中国央行都在美联储加息的当日相应上调了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整体而言,本周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或随美联储加息而再度提高5个基点,但由于市场预期充分且市场利率与政策利率之间仍有一定差距,此次可能的利率上调对市场的影响不大。

但鲁政委亦指出,目前中国市场利率与政策利率的差距仅能容纳2次5个基点的上调,而宏观经济指标不支持市场利率中枢上行,因此在未来美联储的加息进程中,中国货币当局可能不会每一次都亦步亦趋,而会根据国内经济情况的变化自主确定合意的政策利率水平。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整体还是会坚持以我为主,协调好金融稳定和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目的,但在具体操作手段上也会有一些积极的变化。”王有鑫说,中国央行对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等操作利率或将继续跟随上行,但上升幅度低于美联储加息幅度,价格指标呈现收缩态势。

同时,为缓解流动性压力,可能会通过降准、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中期借贷便利、常备借贷便利等操作,向市场释放流动性。

道富环球市场董事总经理兼亚太区宏观策略主管Dwyfor Evans向中新社记者表示,目前中国的通胀风险仍偏低,加上政府继续实行去杠杆政策,导致中国的信贷增长放缓,但尽管没有通胀问题,中国当局仍会将经济增长视为重中之重,并可能利用准备金率调整市场流动性。

“不同于其他市场,中国政府可有效控制其外汇政策,因此有能力采取相对更加特殊的政策立场。”Dwyfor Evans说。(据中国新闻网、中国日报网)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何艳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