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头条>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澳为何屡次挑衅中国 亚太安全变化是主因

在2017年的最后几个月里,原本风平浪静的中澳关系突然出现了一些“诡异”的波折。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称,在2017年12月,澳总理特恩布尔以担忧中国影响力干预澳洲政治为理由,宣布将推行新的《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甚至用汉语叫嚣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要“捍卫澳大利亚的主权”。同时,澳大利亚近期在南海的活动和对东南亚事务的参与也愈发频繁。据《澳大利亚人报》和中国媒体报道称,除在2017年9月至11月在南海海域主导了代号为“印太奋进-2017”海上联合演习外,澳大利亚海军舰艇和军机也多次在南海进行巡航和部署。在如今南海局势逐渐平稳,中澳经贸和外交关系也鲜有冲突的向好局面下,澳政府的“兴风作浪”之举究竟是出于何种考量呢?如果我们回顾近期澳大利亚在国内政治和国家安全战略方面的动向,或可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综合目前外媒报道来看,澳大利亚政府近期对中国的无理指责,直接发端于澳国内政治局势的动荡。由于深陷“避税”和“双重国籍”丑闻以及澳国内的政党内斗,特恩布尔政府的支持率近期持续下滑,甚至可能面临提前下台的风险。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特恩布尔的支持率一度由41%降至33%,而民众对其施政持负面评价的天数也已经打破了前总理阿伯特的记录。同时,随着中国近年来在澳大利亚的投资、移民不断增多,澳国内部分政客煽动的民众反华情绪也在不断蔓延。有澳国内的政客批评称,正是基于转移民众注意力以挽救政权危局的动机,特恩布尔才对中国“大放厥词”。据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称,前新南威尔士州州长克里斯蒂娜·基尼利就指责特恩布尔蓄意散播“中国恐惧症”的动机是为了赢得地区补选,而这样做会引发民众的疑虑。所以说,澳总理此番发出挑衅中国的言论,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堤内损失堤外补”的政客策略。

然而,特恩布尔为何能借“中国威胁”来兴风作浪呢?如果我们回顾前段时间澳政府发布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文件则不难看出,澳大利亚近期在外交和安全领域的系列动向,根源在于澳大利亚对近年来亚太地区安全格局和实力对比变化的担忧,以及谋求变更自身国家安全战略的政策倾向。

在澳政府对亚太地区实力对比的诸多担忧中,排在首要位置的就是对于中国崛起的担忧。澳大利亚政府近期发布的《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书》明确表述称,“在印太地区,包括东南亚地区,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正不断接近甚至超越美国。”在白皮书的卷首更是直言“今天中国正在挑战美国的地位”。这一政策文件分析称,自二战结束以来,澳大利亚一直受惠于美国主导的亚太地区国际秩序,并在该秩序下通过军事同盟、自由贸易规则和国际法等机制,维护了澳大利亚的安全和经济利益。

然而,在澳大利亚看来,近年来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不断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实力对比变化,令美国主导的亚太经济安全体系受到冲击。中国在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不断增加的经贸活动,以及在该地区维护自身安全利益的正当行为,在澳方眼里却变成了对于亚太地区现行国际秩序的所谓“挑战”。白皮书认为,这种“挑战”不仅可能损害澳大利亚的利益,也在增加亚太地区安全形势的不确定性。正是基于这种偏狭而近乎杞人忧天的担忧,澳大利亚才对于中国的正常经贸和军事活动产生出异常的负面反应。

同时,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亚太政策的思路变化,进一步加剧了澳大利亚对自身未来地区地位和利益的担忧。在澳政府2016年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中,澳大利亚还对美国维系其主导亚太国际秩序的能力充满信心,并且对奥巴马政府推动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抱有高度期待。然而,特朗普上台后对前任政策的弃置和“急转弯”,打乱了澳大利亚依赖美国的“如意算盘”。对于美国过度延伸的同盟关系和多边主义抱有疑虑的特朗普,主张在安全领域增加盟友的分担比例,减轻美国承担的防务压力,而在经贸领域则彻底抛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倡议,转向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立场。

针对美国亚太战略的新动向,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白皮书》不无疑虑地写道:“冷战之后大国权力对抗的间歇已经结束”。在时下的澳大利亚政府看来,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政策使得美国可能不再像从前以前愿意单独承担对于亚太地区的防务和经贸责任。换言之,面对实力日益增加的中国,美国或将不再替澳大利亚“挡枪”,从而迫使澳大利亚直接面对所谓的“中国威胁”。而美国在亚太地区改奉单边主义立场的倾向,也使得该地区的地缘权力结构在未来存在分化重组的可能,进而增加了该地区安全形势的不确定性。上述趋势,迫使澳大利亚“改弦更张”,寻求摆脱从前一意倚赖美国的安全战略。

那么,如何才能摆脱原有战略呢?澳大利亚政府给出的答案是增大其作为地区行为主体的“自主性”。根据《外交政策白皮书》的主张,澳大利亚计划在未来增加国防开支,加强自身军力(特别是海上力量),以强化国土防卫和干涉能力。在对外关系领域,澳大利亚则希望通过加强与亚太地区“民主国家”(如日本和印度)的防务、经贸合作,深度参与亚太地区事务,增强外交灵活性。最为重要的是,白皮书提出澳大利亚未来应在同中国的经济关系和同美国的安全关系之间保持平衡。上述战略主张,反映了澳大利亚试图通过在军事、外交和经贸层面的系列动作,成为能够在中美之间保持战略平衡的更加独立的战略力量,进而在未来的不稳定格局中维护自身利益的思路。如果从这一思路出发,我们便不难理解澳大利亚近期“直面”甚至“挑衅”中国,其背后蕴含的增大自身地区影响力,抬高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以及借此在亚太地区“拉住”美国的动机了。

不过在笔者看来,尽管澳大利亚的战略算盘打得颇为“灵光”,但也存在不少风险。由于澳大利亚国力有限,一味地参与甚至干预域外事务,不仅会虚耗国家实力,也未必会增加与大国展开博弈的筹码。而一旦其在亚太地区的活动过分“活跃”,反而可能引发中美两国的疑虑,进而造成得不偿失的后果。(完)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范敏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