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广州增城惊现25座古墓 穿越三千年

2016-12-14 10:09 | 广州日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据介绍,这批墓葬包括商代墓葬3座、西汉晚期土坑墓1座、晋南朝时期砖室墓19座、唐代土坑墓1座、明代墓葬1座。从墓葬中出土了商时期的石钺、水晶玦;西汉时期的铜碗、铜洗;晋南朝时期的青釉陶鸡首壶……

现场一座晋代古墓气势非凡的山门

现场一座晋代古墓气势非凡的山门

古墓数量:商代墓葬3座、西汉晚期土坑墓1座、晋南朝时期砖室墓19座、唐代土坑墓1座、明代墓葬1座

出土宝贝:商代石钺、水晶玦、夹砂陶釜;西汉铜碗、铜洗、陶罐;晋南朝青釉陶鸡首壶、四系罐等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党委书记、考古学家朱海仁昨天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距离广州市区约36公里的广州东部增城,日前发现了25座从商代至明代的墓葬。

据介绍,这批墓葬包括商代墓葬3座、西汉晚期土坑墓1座、晋南朝时期砖室墓19座、唐代土坑墓1座、明代墓葬1座。从墓葬中出土了商时期的石钺、水晶玦、夹砂陶釜;西汉时期的铜碗、铜洗、陶罐;晋南朝时期的青釉陶鸡首壶、四系罐、碟、钵、盏器物等文物一批。

朱海仁介绍,本次发现是在对增城开发区新塘镇龙井山、松仔岗两处用地进行考古勘探、发掘工作中获得的。

广州考古专家根据国家文物保护法规,配合增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汽车零部件产业园项目工程建设,于2016年9月上旬进驻现场,此次考古工作共计完成勘探面积66000平方米,考古勘探、发掘工作至昨天,发掘工作仍在进行。考古学家介绍,考虑到本次发掘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意义,并不足以需要对现场进行保护研究,他们会将现场文物带回研究,计划在本月内将现场交给施工方,继续进行正常工程建设。

晋青釉陶四耳罐

晋青釉陶四耳罐

25座墓葬跨越近3000年

专家指出,此次考古发现的墓葬,时代包括商时期、西汉、六朝、唐及明代等不同时期,延续时间长达近3000年,直接说明了这片土地当时有不少聚落,人们早早在此地从事生产生活,是人类早期文化生产活动的重要区域。其中,商时期墓葬中出土了具有权力象征意义的礼器——石钺,对探寻商时期增江流域早期文明具有重要意义。

精美石钺在广州首次发现

“需要说明的是,石钺从史前时期一直延续到商周时期。石钺最早只是一种生产工具,后来才逐渐发展成为一种礼器,象征着主人对军权的掌握。如此推断,这个墓的墓主人或许会是一位当地部落首领。”朱海仁说,这么精美的石钺在广州地区还是第一次发现。

“另外,分布如此密集、结构保存完好的晋南朝时期墓地,是广州古城区以外首次发现,也是增城地区考古发现的最大规模的六朝墓群。与广州古城区的六朝墓葬相比,这批墓葬具有自身特色,比如:松仔岗M3、M7墓道以及M4墓室墓道和封土堆中均有积石;松仔岗M4封门上保存25层横砖砌筑的额墙以及前室与后室过道之间砌筑隔墙结构等,均为以往广州地区考古发现少见。”朱海仁说,这一批墓葬材料,充实了增城以至广州地区各历史时期的考古资料,尤其是对研究增江流域魏晋南北朝时期历史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现场探秘:两山紧挨 古墓成群

昨日下午,广州日报记者赶赴现场进行实地探访。记者发现,25座古墓位于龙井山、松仔岗两个工地,其中龙井山山腰处发现了多座西晋墓和1座明代合葬墓,而山顶上则发现了1座西汉墓和3座商代墓。

松仔岗则发现多座西晋墓,墓室规格比龙井山更大。两座山之间的距离仅约百米,相隔非常近。目前龙井山墓群已基本发掘完毕,松仔岗的墓室发掘仍在进行中。

几个工人正在清理一座西晋墓中的陪葬品,记者发现,陪葬品中有数件陶器,但多数已受损。现场还搭起了帐篷,供值守的工人居住。

据介绍,古墓群在今年9月发掘。“我们在移交施工方进行勘测时发现的,然后就开始发掘工作。”考古工作人员朱家振介绍说。

商时期石钺

商时期石钺

西晋大墓:封门高五米 可惜仍被盗

朱家振告诉记者,除了龙井山顶的西汉墓和商代墓未被盗损之外,其他墓室均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盗损,十分可惜。 “有些墓被盗了一次,有些墓则被盗了好几次。”其称。

在松仔岗墓穴附近,一座长约20米的西晋大墓刚刚清理完毕,保存较为完好,墓室上方的砖块几乎没有损坏,尤其是进入墓室的山门非常壮观:这是一堵用砖精心修葺的封门,高约5米,每一层还用了不同的砖墙布局,在每一块砖上还印有花纹,封门上部还特意修葺了山墙,感觉蔚为壮观。此外,该墓室前室、后室、墓道均保持得比较完好。

“从规制上判断,这应该是一座西晋的墓,墓主人应该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朱家振介绍,这样保存完好的封门在广州并不多见。该封门前天才清理完毕,时隔1700年时光,它重见天日。

可惜的是,虽然古墓整体完好,但墓室还是遭到了盗贼洗劫。“你们看,盗洞在后面。”朱家振指着晋墓后室说。记者发现,该墓后室确实有一个大洞。不过,墓内发现了唐朝的物品。“我们推测,这座墓应该是在唐代被盗。”朱家振说。

商代古墓:首现完整石钺 或属部落首领

记者在现场看到,西晋的墓室一般为砖石结构,甚至墓室下方都垫了一层墓砖,然而正是这种规制让它们频遭盗窃。“盗墓贼打个桩就能发现这些砖石古墓,相反,土坑墓反而不容易被发现。”朱家振说。

正如朱家振所言,在山顶上的西汉墓、商代墓并没有遭到盗损,这几座墓都是土坑墓。“西汉墓里还有棺椁压出来的痕迹,但因为埋在山上,木材损坏严重。”在该墓中发现了两件陶器和两件铜器,其中铜器腐蚀严重。“铜器看起来还有完整外表,但拿起来就发现已经变成了铜灰。”其介绍称。

这座西汉墓有数米长宽,相比之下,旁边紧挨的商代墓小得多了,看起来仅能容下一副棺木。“我们在墓中发现了石钺和水晶珏,最终确认是商朝的墓室。”朱家振说。

据相关专家介绍,石钺具有君权的象征意义,说明墓主人极有可能是当地的部落领袖。这是第一次在广州的郊区发现完整的石钺,对探寻商时期增江流域早期文明具有重要意义。

晋代古墓:铺设排水沟 细心护棺椁

除商代墓和西汉墓外,一座藏身在现代墓之下的未发掘晋代墓也让考古学家十分欣喜。

“我们在今年九月初的时候进场,当时进行了前期勘探,对这座山的古墓分布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到了现场挖掘的时候,我们还是有了一些新发现,比如旁边这座现代墓葬的下面还藏着一座晋代墓。”在场的考古专家朱家振向记者表示,对于这座新发现的古墓,需要等上面的现代墓葬迁走后,才能展开作业。

在这座尚未挖掘的晋代墓左前方,有一条长逾20米的砖石砌成的排水沟,这是考古人员发现该墓的重要线索。

记者注意到,排水沟末端有一块横挡着的瓦片,上面只留有手指大小的一个洞。“这个洞既保证了墓穴里的积水能够及时地排出去,也可以防止老鼠等顺着排水沟跑进去,破坏里面的棺椁和尸骸。”朱家振说,古人的细心令人赞叹。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