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揭秘双料艳谍:史上死得最冤美女间谍 头颅被崇拜者盗走

一战期间,玛塔·哈丽不仅是巴黎红得发紫的脱衣舞女,还是一名周旋在法、德两国之间的“美女双料间谍”,跻身历史上“最著名的十大超级间谍”之列!然而,法国反间谍部门却指控哈丽用“枕边风”向德国人传递情报,导致5万名法国士兵身亡!1917年10月15日,玛塔·哈丽被以“叛国罪”的名义处死在巴黎郊外。

不过,对上述历史,法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考勒斯却有不同解释,并于日前抖出“绝对内幕”——他的外曾祖父便是当年负责审理哈丽“间谍叛国”案的主审法官埃尔·波查顿,这名素以严谨著称的大法官之所以对哈丽的情报贡献视而不见,执意判其死刑,原来有自己的小九九——法官的妻子曾“红杏出墙”,法官由此要报复女人——尤其是性感放荡的女人。如果这种全新的解释是真的,那玛塔·哈丽真称得上是最冤枉的美女间谍了。

曲折身世

混血美女婚姻失败

玛塔·哈丽原名叫玛嘉蕾莎·吉尔特鲁伊达·泽利,出生在距离荷兰北部莱瓦顿市附近的一个小镇。她父亲是名荷兰农场主,母亲是个印度尼西亚爪哇人。东西方混血的泽利,既有光洁的皮肤又有一头东方人的黑发。然而童年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欢乐的记忆,父亲在破产之后便与母亲离婚,小泽利跟了父亲生活。

随着一天天长大,泽利出落得楚楚动人,既有东方的神秘风韵,又不乏白种女人傲人的身材。报上的一则征婚启事成就了她生命中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婚姻,丈夫是一名曾经离异的军官。她的丈夫时常酗酒,并在酒后殴打她,更不幸的是他们的儿子由于中毒意外身亡。后来,泽利与丈夫离婚并争取到了女儿的监护权,可是不依不饶的前夫竟然不服法庭判决私下绑架了孩子。

独闯巴黎一脱成名

1904年,孤身一人的泽利不名一文地来到了花都巴黎。为了生计,她不惜在一名巴黎剧院经理面前表演起了脱衣艳舞。据称,这种来源于爪哇的巴里亚舞蹈以柔美著称,泽利将其改为名叫“七层面纱”的艳舞。

在那个年头,很少有人的表演如此大胆出位,剧院经理立即被她这种带有神秘东方气息的婆罗门艺术“给震住了”,当即拍板将她录用,并且还给她起了个艺名——“玛塔·哈丽”,意即“马来人的太阳”。

成了职业舞娘的哈丽从此越跳越红,成了当时巴黎红得发紫的舞星,一些崇拜者一掷数千法郎以求一夜之欢,而她的巡回表演使全欧洲为之狂热不已,1905年的《巴黎人报》如此评价道:“只要她一出场,台下的观众便如痴如狂。”

双料艳谍

身体是最强大武器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军统帅部的军官巴龙·冯·米尔巴赫在看到哈丽为几个工业巨头作即兴表演时,感到这是一块难觅的间谍好料。于是,“惜材心急”的他派人私下出价2万法郎诱她下水。一直以来,历史上都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天资聪颖过人的玛塔·哈丽很快将她的“表演”天才运用到间谍这一新行当里,利用自己无坚不摧的“强大武器”——柔顺的躯体,从那些贪图欢乐、迷恋女色的大臣、将军的口中源源不断地套取情报。可是历史学家菲利普·考勒斯经考证后却认为,哈丽虽然收下了那2万法郎,也曾多次引诱法国高级军官上床,可是从未向德军出卖过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最先发现哈丽与德军“有染”的,是潜伏在巴黎的英国秘密情报人员,由于当时英法两国同属协约国阵营,因此英国方面立即将这一重要情报捅给巴黎当时负责法国情报工作的乔治·劳德克斯上尉。劳德克斯上尉当机立断,招募哈丽为双料间谍,以德国间谍的身份为掩护秘密为法国服务。

哈丽果然没有让劳德克斯失望,在不久之后她便引诱了一名德军上校上钩,并从后者口中偷到了重要情报,随后又将其传递到了法国情报部门的手上。德军在蒙受重大损失后,严肃处置了那名泄密上校,并顺藤摸瓜地怀疑到与其有染的哈丽身上,但此时,德国人拿这名身在巴黎的“双料艳谍”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死因新说

性感尤物冒犯法官

据报道,哈丽最终被推上刑场,全因她被捕后的主审法官埃尔·波查顿所赐。但让人不解的是,法官波查顿历来都被认为是一名秉公执法、受人尊敬的大法官,可是面对哈丽辩护律师据理力争提交上来的哈丽曾为法国窃取德军情报的事实却视而不见!

这是为何?法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考勒斯对这段历史提出全新解释,并于日前抖出“绝对内幕”——他的外曾祖父便是当年负责审理哈丽“间谍叛国”案的主审法官埃尔·波查顿。

菲利普·考勒斯详细查阅了家庭档案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外曾祖父埃尔·波查顿发现外曾祖母“红杏出墙”之后,在日记和私人信件中处处流露出对所有女人的憎恨,这种憎恨之情对于那些“行为放荡的骚娘们”更是到了近乎病态的程度。在一张私人便条上,波查顿这样咬牙切齿地写道:“可以想象玛塔·哈丽是如何成功窃取情报的,那些正襟危坐的高级军官们甭管思想如何警惕,在这个女人的强大攻势之下,防线将统统土崩瓦解。”

考勒斯据此推论,“现在,我们终于找到了当年我外曾祖父为何如此判决的真实原因了:玛塔之所以‘有罪’,就是因为身为性感尤物的她追求自由放纵、奢华享受,这便是她‘冒犯’法官波查顿的全部原因。”

情报首脑弃卒保车

而当初将哈丽招进门的法国情报部门首脑劳德克斯上尉,一看哈丽被德国情报部门盯上,已经失去情报价值,为了挽救法国情报机构的名誉,也不惜牺牲哈丽。

在哈丽被捕受审期间,劳德克斯上尉刻意夸大这名红舞星在一战初期(1914年)为德国充当间谍刺探法国情报的罪行,却只字不提1917年她反过来向法国提供德军情报的真相。由于一战开始的头三年里,在德军的疯狂进攻下法国军队节节败退连打败仗,法国政府面对国内舆论的巨大压力,处死玛塔·哈丽正好可以转移公众视线。

于是,曾经风光一时的绝色女间谍玛塔·哈丽被法国情报部门以“叛国罪”的罪名逮捕。

1917年10月15日,面对荷枪实弹的行刑队,哈丽穿着心爱的红舞鞋,若无其事地踏上了最后的死亡之旅。在巴黎郊外一块叫作万森的多边形空地,刽子手们开始瞄准射击。迎着呼啸而来的11颗子弹,这名41岁女人的脸色没有丝毫慌张,相反,她挺直了胸脯,从容地等待死神的降临。

就这样,法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考勒斯评论说:一个女间谍被枪决,一来为众多阵亡法军士兵报了“国仇”,二来也为法官波查顿报了对女人的“家恨”。

身后奇案

头颅被崇拜者盗走?

玛塔·哈丽被处死后,她的头颅一直被保存在巴黎阿纳托密博物馆,经过特殊的技术处理后仍保持了她生前的红唇秀发,像活着时一样。2000年,玛塔·哈丽的头颅不翼而飞,据说是被她的崇拜者盗走了。

2003年11月15日,根据考勒斯新书改编的历史连续剧将由法国电视第三频道首次热播。据悉,素以挑剔刻薄著称的法国评论家中有许多事先已经观摩过此剧,反映普遍良好。需要指出的是,他们中其实绝大多数人原本并不赞同哈丽当年是被冤杀的。不过对于即将公演的片子,法国《巴黎人报》这样评价道:“任何指望能够从剧中看到100%内容的观众最好还是别作这个指望,因为这部片子是为哈丽正名的。”玛塔·哈丽到底是“叛国者”还是“爱国者”?是英雄还是叛徒?也许只有历史可以解答这个问号了。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文章关键词:
责任编辑:赵允智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