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叙利亚流离失所者家庭:“哪怕住帐篷,我也想回家”

2017-06-19 22:19 | 国搜头条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连年的冲突和无情的炮火已经让东古塔地区满目疮痍,反对派武装和政府军在那里的对峙依然没止息。贾义丹思念的,是一个回不去的家乡。


叙利亚难民营的婚礼 资料图

新华社大马士革6月19日电记者手记:“哪怕住帐篷,我也想回家”——探访叙利亚流离失所者家庭

新华社记者郑一晗

这是一户为逃离战火而流离失所的家庭。一家人原本居住在叙利亚大马士革以东的东古塔地区,2011年反政府武装和政府军在那里爆发冲突,他们和其他许多人一样被迫离开家园。

女主人哈迪贾·贾义丹今年40岁,从她的外貌不难看出生活的艰辛:眼窝发青,身形消瘦,一袭黑袍像是挂在单薄的骨架上。

“当时炮火连天,能逃出来已经很不容易,”她说,“一家人几经辗转,最后在大马士革东郊这栋没完工的居民楼里落了脚。”

这里很难称得上是一个家。屋内昏暗闷热,几乎没有像样的陈设。墙壁砖石裸露,杂乱穿插着从外头接来的电线。地上铺着海绵垫当床,墙边的旧皮箱和一堆硬纸箱大概存放了所有家当。里间隔出一个厕所,但几乎被储水桶占满。厕所没有门,向做饭的角落敞开着。

夫妻俩带着两儿一女,五口人就这样挤在不足20平方米的密闭空间里。由于屋内亮度达不到拍摄要求,贾义丹把墙上一根大灯管点亮了,10岁的大儿子见状立马将原本亮着的小灯关掉。这么做是为了省电。

大儿子眉目清秀,但身体瘦弱。母亲说,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没能及时医治,所以看上去比8岁的妹妹还瘦小。病情也耽误了他的功课,留级后他和妹妹一起念三年级。

“生活太难了,每个月付完房租,就剩不下什么钱了。”贾义丹说话时没有表情,但眼神透出黯淡和凄苦。她把一勺混着鸡蛋和西红柿的菜喂到孩子嘴里,这就是一家人的晚饭了,主食则是便宜的大饼。

丈夫在20多公里外的一家政府机构做守卫,月收入30美元(约合204元人民币),但这点钱只够交房租而已。为了维持一家人的基本开销,贾义丹不得不找些打扫卫生的活儿来干。

这栋破败的建筑是不少逃难者的栖身地。隔壁一个年仅12岁的女孩在战争中失去了父母,流落至此。听说孩子体弱多病,贾义丹便时常过去照顾,硬是从牙缝里挤出钱来接济这个可怜的孩子。

每隔三个月,联合国难民署会送来一些食物和生活用品。贾义丹指指坐着的海绵垫和角落里一堆瓶瓶罐罐,示意都是援助物资。她的大儿子还在叙利亚红新月会面向流离失所者开设的诊所看过病,领过免费药品。

救济毕竟杯水车薪,现实却是重重困境。生活在这儿的人最怕冬天来临,贾义丹说家里虽然有一个小取暖器,但因为时常断电,寒夜里她要给孩子们裹上一层又一层被子。

据统计,像贾义丹这样的国内流离失所者有630万,而武装冲突让更多人不断逃离家园,叙利亚正面临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联合国难民署驻叙官员法拉斯·哈提卜告诉记者,难民和流离失所者的处境艰难,人道组织的负担很沉重。

除了流离失所者,还有500万叙利亚人选择了逃离国境,到邻国或欧洲寻找出路。当被问及是否考虑过这条路,贾义丹无奈地说,丈夫好歹还有一份工作,所以不愿离开,而她也十分想家。

“我想回家,哪怕让我在那儿住帐篷都行。”想到家,她的嘴唇开始颤抖。

然而,连年的冲突和无情的炮火已经让东古塔地区满目疮痍,至今反对派武装和政府军在那里的对峙依然没止息。贾义丹思念的,是一个回不去的家乡。(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