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正文

是什么,让“沪漂”漂得有底气?

2016-11-19 15:28 | 新民网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但站在上海街头卖艺,好像周宇这样的在上海街头艺人中显得特别,是上海街头艺人中知名度最高的。

上海街头艺人正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IC 图

【新民晚报·新民网】如果没有街头艺人“持证上岗”政策的推行,李雄刚大概还在城隍庙“打游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如果上海没有给予街头艺人应有的尊严,在讲台站了半辈子的刘晓民也断断没勇气,走下讲台、走上街头,把收钱的小箱子摆在面前。

如果不是看到上海这座城市的胸怀,美国的肯尼、保罗、中国台湾的胡启志,还有许许多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街头艺人,也不会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地聚集到这里,以艺术之美妆点这座海纳百川的国际之都、时尚之城。

为期一周的2016第二届上海街艺联展影响了半个城,在日前举办的中外街艺论坛交流会上,不少中外艺人纷纷谈到了自己的从艺契机和沪漂经历。他们的故事里,或多或少都与上海这座城市有关。或是受上海创新精神的感召、或是被上海能纳百川的气度所包容;或是得益于有序管理、或是在此处觅得知音……每个人都有爱上这座城的理由,每个沪漂在这里都漂得有底气!

“打游击”到“自管自治”

得知可以申请“上海街头艺人节目审核许可证”,是在李雄刚遭遇生活低谷时。常年在城隍庙卖艺的他,打一抢换一个地方“的演法也不利产生集聚效应,观众只剩路人,朝不保夕。

看到可以“持证上岗”的新闻,他前后去政府、街道打听了几次,最后找到了上海演出行业协会,并通过考核成为了首批“有证艺人”。问他有证和没证的区别,他答得朴实:“就是你可以存在,和不应该存在的区别,有证上街演出就有底气!”

感恩于街头艺人的“身份确立”,如今李雄刚主动担任起“街艺自治”的管理员,每天按时巡岗既保证艺人到岗时间,也为同事们碰到的难题及时做好反馈,解决问题。这份管理员的工作虽是义务劳动,李雄刚却干得开心:“只有保证街头艺人的管理,才能让我们更长久的在街头演下去。”

摆出那只箱的艰难

自湖南湘潭“漂”到上海,刘晓民并非是穷途末路,在讲台上站了半辈子的他,是孩子们口中敬爱的刘老师。“教师是一份高尚的职业。”这是他决定转行成为街头歌手时,听到最多也最委婉的劝说。“尤其在老家,很多人想不通,我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做,跑到马路上去唱歌。在他们看来,在马路上唱歌,和‘要饭’没什么区别。”

刘晓民承认,虽然下了一万遍决心,但站在上海街头卖艺,特别是要将那个小钱箱放在面前的那一刻,他“怂”了,“这小小钱箱好像千斤重,我怎么也推不出去。”这份心理障碍,是在上海待了个把月后才消解的,他说:“是上海改变了我!这是座不一样的城市,在这里,以劳动谋生不会被耻笑,站在街头唱歌还会被很多年轻人觉得是特别‘潮’的事。”说道“潮”的时候,这个传统的老师脸红地笑了笑。

与大多数街头艺人还是靠“卖艺为生”不同,大学毕业的周宇并没有那么紧迫的生活压力,学着热门专业的他本有许多出路,可他却毅然决然地走上了街头。同学们有支持、有不解,周宇却很坚定:“生命有限,我就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唱不同的歌,讲述不同的故事,分享不同的心情,给行色匆匆的路人带去一份温暖和慰藉,这就是周宇想做的事。

好像周宇这样的在上海街头艺人中显得特别,但在街艺已经发展十多年的中国台湾,却习以为常。自台湾漂到上海的胡启志,是上海街头艺人中知名度最高的,他“当街卖艺”已有十年历史,他自豪地说:“我们是城市浪漫元素不可或缺的。”

在艺术上有着更高追求的胡启志,选择街艺是选择了更快速成长的方式:“街头表演和舞台不同,没有那么大负担。对我这种酷爱‘实验’和冒险的人,不能容忍自己的表演没有进步,要进步就要尝鲜,尝鲜有成功有失败,在舞台上表演新节目可能会出大洋相,在街头就只是小洋相,大家包容度也会更高。我就是在这种氛围里不断提升技艺的。”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