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咱们职教有力量 中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进入了黄金时期

核心提示:诸暨市职业教育中心幼师专业教师赵曼告诉记者,诸暨市职业教育中心校长周洁人说,职业教育是基于职业岗位的教育。

浙江省诸暨市职教中心将竹编等非遗技艺引入校园,希望学生能传承传统文化,弘扬工匠精神。 赵树燕摄

浙江富润汽修公司的员工张航(中),从曾经的汽修专业学生成了如今“现代学徒制”的师傅。 陈莹莹摄

“中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进入了黄金时期。”在7月份举办的国际职业技术教育大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这样说。

目前,我国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体系:1.25万所职业学校,每年招生近950万人,在校生近2700万人。其中,中职毕业生就业率连续10年保持95%以上,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超过90%。

但是,我国2亿产业工人队伍的整体技能水平还不高,技术工人尤其是高技能人才严重短缺,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制度亟待改革完善、统筹发展。

并非低人一等

读职校并非低人一等,无论是高中毕业、大学毕业还是职校毕业,关键要看发展、看就业

6月23日,浙江诸暨市职业教育中心考场门口,附近汤家店村村民方林龙正在等待参加五年一贯制学前教育专业面试的女儿。

今年中考,方林龙16岁的女儿考了472分,没有达到当地普通高中提档线,想试试职校。当天,包括方林龙女儿在内的300多名初中毕业生,一起竞争79个名额。

招生场面如此火爆有两个原因。其一,幼师、护士等专业的就业形势好,家长和孩子的积极性高;其二,榜样的力量。学前教育专业单招单考班的周璐佳一举夺得2017年浙江省单考单招幼师专业的状元,考上了浙江师范大学幼教专业。

“周璐佳的中考分也没达到普高提档线,但英雄不问出处,从职校考上大学的孩子照样可以很骄傲!”诸暨市职业教育中心幼师专业教师赵曼告诉记者,单招单考是教育部单独对中等专业学校应届毕业生高考招生的一种形式,从高校招生计划中划拨一部分给职业学校。与其他专业类似,学前教育也分为3年普通中专班、五年一贯制或“3+2”大专班,以及单招单考的高考班。

另一位诸暨职教中心毕业生杨天波的经历则有些不同,他在普通高中仅上了半年就主动要求转学到职校,让家人很无奈。

“我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但特别喜欢建筑专业,尤其喜欢砌筑课,每次练习用砖头砌墙,我就会想到万丈高楼平地起。”毕业后,打了两年工的杨天波创办了两家公司,在回学校作演讲时他说,“很多人觉得读职校低人一等,其实无论是高中毕业、大学毕业还是职校毕业,关键要看发展,就业好、发展好才是生存之道”。

目前,职业学校的生源主要是未被普通高中录取的应届毕业生。诸暨市职业教育中心校长周洁人说,这些孩子的学习成绩相对差一些、自信心弱一些、对个人未来发展的规划也少一些,很多家长仍然戴着有色眼镜看职业教育,怕孩子学不到东西还学坏。

“我国的普通高中和职校比例在6∶4左右,从世界范围内看这个数字实在太高。”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说,虽然职业教育出路不错、收入不低,但孩子兴趣不大、家长意愿不高,而且存在课程内容和设施设备过于陈旧等很多问题。

“所谓职业教育,就是让这些孩子有梦想可追求、有舞台可展示、有成功可体验、有机会可成才。”周洁人说,“职业教育要真正香起来,惟有靠努力做强,扭转人们的刻板印象。”

能力从何而来

培养出有能力、有底气的人才,职业教育需要增内涵、扩外延

“职业教育是基于职业岗位的教育,内涵非常丰富。”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教育厅巡视员、四川省政府参事王康说,职业教育既包含职前教育,也包含职后教育,突破了院校式教育的边界;职业教育更涵盖了理论知识、技能知识、职业素养以及职业精神多个方面。

王康说:“我国职业教育有了巨大进步,但仍然存在学校热、用人单位冷,职前教育热、职后教育冷,强调职业技能培养、忽略理论与精神等问题。”

记者在校企合作实践基地见到张航时,他正带着4名学生熟悉汽车的常规保养。张航是诸暨职教中心汽修专业2010年毕业生。2014年,他工作的富润汽修公司成为母校的合作实践基地,于是张航也成为在校师弟师妹的带教老师。

“我感谢学校教给我精湛的汽修技术,也很高兴自己按兴趣上了职业学校。”张航说,他看着师弟师妹们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富润汽修公司的陈忠良经理告诉记者,以学生实践能力为突破点的“现代学徒制”有助于多方共赢:职业教育投入巨大,校企合作提供了培养优秀学生的硬件保障;“现代学徒制”有利于培育企业文化、提升员工忠诚度,过去的“带会徒弟饿死师傅”逐渐转变成“带不会徒弟饿死师傅”。

“现代学徒制度下,教师完成理论和专业基础的传授,工人师傅完成生产实践技能的传承。”周洁人说,职校学生想要昂首挺胸,就得有硬本领,用扎实技艺傍身、以工匠精神立命,这正是职业教育的内涵所在。

不过,这一制度仍有软肋:刚开始实习的学生很难迅速给企业创造利润,企业的积极性并不高。“经费支持、税收减免、荣誉导向等都让企业更有动力,学校也会有更大的话语权。”王康说。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责任编辑:国搜小威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今日TOP10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