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聚焦农产品精加工:蔬菜加工何时告别“洗剪吹”?

核心提示:蔬菜加工不能沿着“洗剪吹”式的粗加工之路走下去,企业应该大力发展精细化深加工。

山东是蔬菜种植大省,蔬菜加工业也相对发达。加工不仅让不少“大路菜”身价倍增,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消费选择。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的背景下,农产品加工业有何神奇“魔力”,如何带动农民就业增收,在改善和优化农业供给方面如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其发展还需要哪些支持?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赴山东安丘、寿光、胶州三市,进行了调查。

生姜变姜糖,秋葵变零食,加工让蔬菜神奇变身

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工作和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城镇居民的消费需求也快速升级。买菜、择菜、洗涤、沥干、切分……这些餐前环节费时费力。如今,城里人不仅希望这些工序由蔬菜加工企业“代工”,还有了更新的需求。

“方便快捷,营养又安全的加工速食产品需求旺盛。”寿光天成宏利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郭百岩说,虽然净菜加工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仍是蔬菜加工业的主流,但对“上班族”而言,能够用微波炉稍微加热就可食用的蔬菜产品越来越受欢迎。所以,虽说是靠净菜加工起家,现在郭百岩也和快餐企业合作,做起了新买卖。

“蔬菜、米饭、调料都放好了,只要微波炉里转转就能‘秒吃’晚饭。”在济南的上班族惠贺看来,这种速食产品既方便又不缺营养。平时,惠贺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吃大蒜,他觉得能增强身体抵抗力,但食用后口气太重让他很苦恼。不过,最近他发现了“新大陆”——黑蒜。“大蒜经过发酵,制成酸甜可口的黑蒜,消除了爱蒜群体的顾虑。”安丘源清田食品有限公司销售部员工周海臻说。

可以看出,通过一定加工工艺,同一种蔬菜可以多元“变身”。一块生姜,仅用作调味品,一个小家要吃完得费些时日,制作成姜糖、腌制成酱菜会消费得很快;一扎秋葵,多为桌上菜肴,通过脱水工艺,制成干脆的秋葵条,还可当零食……

寿光蔬菜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加工项目部副经理田建军说,现在包括秋葵、胡萝卜、香菇等在内的蔬菜,通过脱水、非油炸方式制成果蔬脆,一年销售近千吨,消耗原料近万吨。

结构调整、品种细化……加工引起生产环节连锁反应

蔬菜加工业的发展带来种植结构的变化。“农产品加工企业了解终端消费市场,按照需求在生产环节找原料,种植端相应做出调整肯定会带来种植结构的改变。” 安丘市凌河镇副镇长孙东明表示。

安丘生姜种植常年稳定在20万亩左右。在孙东明看来,“种姜比种粮收益高得多,这些年‘粮农’变‘姜农’的越来越多。种姜的多了,也让企业收购有了保障。”

蔬菜种植在细化。凌河镇偕户村生姜种植户李莲,以往都要等到深秋时,才会把姜挖出来卖掉。可今年7月初,她就把4亩生姜全部挖出来卖掉了。

“今年的生姜换成新品种‘小红芽’,专门用于腌制酱菜,就得这个时候挖。”李莲说。生姜的多元化加工,正在改变着农民的种植习惯。“生姜提前卖完了,我还可以再种一茬别的蔬菜,还能多一份收入。”

优质种子受追捧。“以前的笨葱不仅产量低,口感也不好;蔬菜加工企业嗅到市场需求,从国外引进了水果葱,种植很快就推广开了。”孙东明说,现在安丘大葱产量全国第一。

抱团经营受欢迎。一位蔬菜加工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就散户种植而言,产品质量安全、品质得不到保障不说,与散户挨个签合同还费时费力。”以后打算与家庭农场、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合作,便于组织人力,也便于规模化统一经营。

不少加工企业还采用了“公司+基地+农户+标准化”模式,按需种植蔬菜。安丘源清田食品有限公司自有基地1000亩,与农户签订的种植合同基地4300亩。“不管是自有基地,还是合同基地,都保证统一安排种植计划、统一供药肥、统一农残检测、统一收购加工。”周海臻表示。

到基地种菜、到企业打工,加工为农民增收提供多种可能

“看,这些辣椒粉都是从新疆运来的,正准备加工成辣椒红色素。”在位于胶州的青岛同兴天然色素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刘宗波捧起一些成品介绍说,企业年产辣椒红色素近200吨,八成原材料来自新疆。“辣椒亩产500公斤,每亩收购价4000多元,减掉人工成本,每亩能给农民增收2000元。”

据了解,为保证加工原料,胶州市辣椒协会在新疆产区发展了45万亩辣椒基地,带动周边种植约15万亩,对于促进农民整体增收、农村劳动力分流意义重大。

除带动上游农户种植外,蔬菜加工业在直接解决农民就业方面作用也十分显著。“可以帮助农民家门口就业,既能照顾家里,每月又能有固定收入。”田建军说,自己的企业正式职工300多人,季节工100多人,全是周边的农民群众。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蔬菜加工企业打工的农民,每月收入三四千元,但随着年轻人“身价”走高,劳动力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有的企业不得不到外地招工,以吃住免费等条件吸引人。

采访中,不少农民表示,不搞加工,利润太低,农产品价格忽高忽低,日子很难过。但目前,与农户利益联结相对比较紧密的家庭农场、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蔬菜加工的积极性还不高。“缺资金、缺人才、缺设备,没法与已发展起来的加工企业竞争。”一位合作社的负责人坦言。

田建军提出,加工业分工越来越细,合作社可以与现有加工企业合作,合作社做初加工,加工企业再做进一步深加工,打通从生产到加工再到销售“全产业链”,让农民更多参与、融入产业链条,分享二、三产业增值收益。

企业引进人才设备,政策加大扶持,蔬菜加工业应迈向精细化

安丘市江海食品有限公司一天能粗加工生姜100吨,一年出口将近3万吨。“只需经过简单的水洗、分块和保鲜包装。”销售部经理范国坤坦言,目前生姜粗加工由于技术含量低,竞争激烈,附加值也低,“最好时利润也就10%左右,不好时就得赔本。”

“早就想发展深加工,但苦于没有人才和设备。”范国坤说,直到2014年,与山东农业大学对接,才有了现在的山东保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据介绍,企业主营从生姜中提取姜黄素、姜辣素、姜淀粉和姜蛋白酶等。“产品附加值比粗加工生姜高出上百倍。”

蔬菜加工不能沿着“洗剪吹”式的粗加工之路走下去,企业应该大力发展精细化深加工。

“对于精深加工企业,安丘建设了产业园,促其抱团发展。”范国坤说,用地方面,当地政府给予最优惠的政策,并派专人替企业办理各项手续。企业上研发设备,当地政府会按照10%的标准给予补助,最高补助100万元。就蔬菜加工出口企业而言,除了出口退税,出口量增加会有额外奖励,企业出国参加展会还有补贴。

郭百岩表示,蔬菜时令性比较强,企业需要在短时间内收购大量蔬菜,支出比较多,资金压力较大。“企业白天黑夜都在运转,一个月电费就要20多万元。希望电费能降一降。”

“加工产能不小,但是大部分是贴牌生产,利润比较低。”田建军坦言,企业有“七彩庄园”品牌,只是在当地叫得比较响,要走出去推广,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他建议,政府应加大财政、金融等政策扶持,帮助企业提升市场开拓能力,创造更多知名的企业品牌和产品品牌。

相关报道

中国农产品出口迈入“精加工时代”

深色的小瓶里,装着的是大枣制成的浓缩酵素。普通的一袋干枣国际售价不过数美元,但这瓶酵素的出口价却高达180美元以上。在第118届广交会三期展会上,山东双陵春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台湾科技团队开发的这款产品,吸引了来自俄罗斯、西班牙等国的大批国际采购商的目光。

“从出口干枣到初加工的枣片、枣零食,再到去年的枣酒和现在的枣酵素,我们走过了一条从初加工到深加工、再到精加工的出口路线,仅酵素工厂的建设投入就超过1亿元人民币,未来精加工产品占的比重将越来越大。”该公司副总经理崔天彪说。

中国是全球农产品贸易大国。与往届不同的是,在本届广交会上,已经很难看到成串的大蒜、辣椒和苹果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深加工、精加工产品,花样百出、精细别致的瓶瓶罐罐成了农产品展区的“绝对主角”。

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戎卫东说:“农产品的深加工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尤其是种类很多,包括大蒜、生姜、花生、菌类、肉类等等。深加工产品适应了不同层次、不同地区的市场需求,利润率高,对于农产品加工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受国际经济下行等因素影响,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农产品贸易总额为1380亿美元,同比下降4.8%,其中出口499亿美元,同比下降2.5%。在这一背景下,从初加工的惨烈市场竞争中脱身,进入技术门槛更高、产品质量稳定性要求更强的精加工领域,成为中国农业企业的主动选择。

在本届广交会上,一些参展企业表示,和初级产品相比,深加工产品利润率可以增长一倍以上,而进入精加工领域将更有利于企业增加利润空间,从而抵御日益严峻的市场冲击。

中国最大的大蒜出口企业、江苏徐州黎明食品有限公司深加工厂负责人曹梦辉说,目前这家企业的出口产品涵盖了保鲜蒜头、脱水蒜片和罐头大蒜等初、深加工产品,其中后者虽然只占了10%的出口额,却贡献了30%以上的出口利润。当前,这家企业正在立足大蒜开发生物医药产品,长远的目标是开发出能够具有抑制癌细胞作用的功能食品和药物。

“中国药学家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经历给了我们很大启发。和青蒿类似,中国医学典籍里也有大量关于大蒜药用价值的记载,我们希望通过现代生物科技揭示出其中的奥秘,同时开发出巨大的市场价值。”曹梦辉说。

经过三十多年在国际市场上的磨练和考验,中国农产品加工领域的产品质量控制体系和研发能力日益成熟,中国企业已经具备了借鉴国际同类开发经验、立足自身优势开发特色精细产品的市场能力。

山东飞达集团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总监李奉良说,这家企业的深加工和精加工产品覆盖了辣椒、蒜、脱水蔬菜等多个种类。“以辣椒深加工为例,磨粉的细度和杀菌的标准都要靠企业自身的科研突破,仅杀菌工艺一项我们就投入超过500万元人民币,开发的产品在北美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展望未来,参展的众多农业企业对精加工行业的市场前景充满信心。山东双陵春生物科技公司副总经理崔天彪说,从初加工到精加工,该企业最终形成的将是一条完整的枣产品开发产业链条,“这在很大程度上能够提高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进而使其在国际竞争中继续保持主动。”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责任编辑:赵磊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今日TOP10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