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成都街头艺人将持证上岗 首批“录取率”不足三成

持证上岗

首批持证艺人将于本月下旬通过选拔后上岗

择优录取

首批100个名额,242个个人及114个团队报名。

规范管理

演出时间的排期、点位、内容都要进行管理,将与相关部门签订从业承诺书,每年接受审核,优胜劣汰。

观众观看一位歌手表演

今年3月28日,四川成都市文广新局正式公布2018年首批30个街头艺术表演试点点位,满足要求的街头表演者,将在4月下旬通过选拔后持证上岗,根据目前的数据,首批100个名额,有300多个人和团队报名。

街头艺术是城市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街头表演又是街头文化最为灵动和活跃的部分。但很长一段时间,街头表演被认为扰乱城市管理秩序而遭到了嫌弃。重新回归后,它如何克服自身的不足,成为城市风景的一部分呢?

招募结束:

首批“录取率”不足三成

审核通过后将面试、培训

今年3月23日,在广泛调研和征求有关城区意见的基础上,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公布了2018年首批确定的30个街头艺术表演试点点位。根据《关于2018年成都街头艺术表演首批试点点位的公告》,这30个试点点位分布在成都市春熙路、兰桂坊、天府广场等,基本涵盖了目前成都街头演出最多的地方。

截至4月20日,街头艺人的招募已经结束,首批100个名额,共有242个个人及114个团队报名。成都市文化馆将会组织相关领域的专家对报名者的条件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有一个面试,然后会对入选的街头艺人进行相关的培训,培训结束就可以到点位进行表演。

成都市文化馆一负责人告诉记者,“招募的时候,对报名者的年龄、表演内容等会有一定要求,选拔标准是适于大部分人的,但主要还是看演出水平,包括已经在街头表演的一些街头艺人。”“演出时间的排期、点位、内容,我们都要进行管理。”

被选拔的街头艺人,将与相关部门签订从业承诺书,规定在表演期间,不能随意缺席。街头艺人演出的时间安排在周五、周六、周日(16:00~18:00)和(19:00~21:00),特定点位演出时间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控。

据了解,成都领证的街头艺人每年会接受审核,优秀的进行奖励,差的就会被淘汰。“试点期间名额有限,但从长远来看,街头艺人将逐渐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成都市音乐产业办公室(以下简称“音产办”)负责人告诉记者。

曾经街头的尴尬

每当华灯初上,音乐和歌声随着锦江的水雾腾起,成都九眼桥的酒吧一条街又进入了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刻。与这里隔河相望的滨江东路边,携带吉他、音箱的街头表演者,与酒吧街共同构建着九眼桥这一文化符号。从去年开始,成都滨江东路边的河堤,成了广东歌手六月街头演出的场所,很多喜欢音乐的市民甚至外地游客踏着夜色慕名前来。晚上8点左右,河堤上的人陆续坐满。六月的演出方式很简单,一把吉他,一位同伴打非洲鼓。

“随时做好撤的准备”

音乐的声音只有在河堤上才能听得见,黄色的吉他包里,不久就堆起了零散的纸币,现场还有路人主动走过去,问能不能也唱两首。

声音突然停了。一位身着制服的城管径直走来,一番交涉,六月静静地将吉他抱在手里,目送城管走远。他说,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尴尬的遭遇。间隙,六月谈起,他平时主要在酒吧驻场,或者跑商演,但每天晚上都有一两个小时会在这个固定的地方演出。

2014年至今,他游走于全国多个城市的街头为路人表演,感觉成都的氛围更好,“过往的路人会用各种方式去承认你。”和很多街头演出者一样,纵然有不少观众,但也摆脱不了城管的约束。“其实我很理解,本来街头演出现在没有一个明确的规范,大家都不好处。”

25岁的胡达也是九眼桥的常客,4月19日晚上9点,城管来了,他止住唱了一半的歌,拎着吉他和音箱,往合江亭的方向走了一段,回头看一眼,在确定“安全”后,又把装备往路边一摆,“能唱几首算几首吧,随时都做好撤的准备。”

成都街头表演“散、乱、质量不高”

在成都颇具名气的“民谣大师兄”团队,常年在宽窄巷子内演出。团队创始人杨广说,因为团队一直在创作和推广原创民谣,因此宽窄巷子管理公司找到他们,在宽窄巷子内演出。不过,这样的模式毕竟是少数。此次街头艺人选拔的公示,对目前成都的街头表演做出了散、乱、质量不高的总结。“说实话,现在的街头艺人比较狼狈,因为城市管理部门不允许他们随意演出,所以只有‘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音产办一负责人告诉记者。

和大多数街头艺人不同,在宽窄巷子演出的“民谣大师兄”团队没有打开箱接受“打赏”。团队创始人杨广说,政府能够重视街头文化,他和团队成员都很开心,“特别是像我们这种做原创推广的人,能和大众在三米之内交流。”

如今待解的问题

“我就是个弹吉他唱歌的,怎么就成了街头艺人了?”27岁的李忠蓝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弹吉他只是爱好,实力还达不到艺人的程度。他甚至觉得,平时在朋友聚会时弹唱感觉还可以,一上街就有点怯场了。但为了挣点“外水”,今年春节后,他开始带上吉他在街头演出,地点选择了九眼桥,“那里人多,氛围好。”但实际上,他更看重的是那个地方路演的人较多,水平参差不齐,没有压力。

“艺术性?我们差太远”

4月20日傍晚,李忠蓝从广都坐地铁到新南门,再骑了一辆共享单车到了唱歌的地点,坐在路边的一条石凳上,点开手机找歌谱。相比其他同时在路演的人,他的观众要少很多,一首歌4个和弦,他频频出错,但即便如此,也会有路人不厌其烦地扫用于付款的二维码。

记者根据多日的走访和成都多个相关微信群了解到,常年有20多人在街边演出。在九眼桥之外,街头演出者多以个体的形式散落在各商场、公园和住宅小区门口,根据成都一个演出接单群内的成员介绍,来福士、欢乐谷和一些地铁口,是演出者喜欢选择的地方,“因为大家基本都是以挣钱为目的,所以哪里人多去哪里。”歌手严峥说。

成都市音产办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从目前来看,成都的街头艺术形态太过单一,通常都是以唱歌和演奏为主,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吉他自弹自唱。”常年在街头演出的歌手高逸告诉记者,这跟吉他简单易学、轻快随意有关。“街头表演从艺术性上看,我们差的太远。”

阳春白雪与街头咋兼容

此次街头艺人招募以来,在报名的艺人中,以从事通俗唱法为主的声乐表演类、器乐表演类、曲艺表演类以及非遗传统手工技艺类在内的4类才艺为主。

作为参选的街头艺人之一,中国古琴演奏家黄康感触良多。“我们根本没有想过古琴要在街头去演奏,说到底还是没有这种氛围。”对黄康和她的团队来说,给街头艺人一个合法的身份,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面向大众的机会,“我们的文艺还是要走近老百姓,无论你多么高雅,移风易俗,莫善于乐。说实话,过去我们都没有这样的觉悟。”街头演出在即,黄康自称现在考虑的是到底古琴在街头应该如何表现,“怎么和时代同步,让别人听得懂。”

报名领取街头艺人证的“60后”自由音乐人唐政,对街头艺术并不陌生。“国外的街头艺人,很多人就是单纯喜欢到街头分享音乐,演出者甚至有艺术团的首席小提琴手。”

保证质量?保障生计?

尽管已经在成都街头打下了自己的烙印,但六月还是有些许担忧:如果过于强调演出的质量,目前在街头表演的人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一位在酒吧跑场的歌手告诉记者,现在成都街头演出的人越来越多,除了氛围好之外,另一个因素则是酒吧挣钱太少,一位歌手在酒吧驻唱一晚,获得的报酬在100~200元之间,而在路边演唱,一晚上三、四小时挣200多元很正常。

但实际上,很多报名者并非街头艺人出身,六月说:“如果只挑好的,那么这些名额真正落到街头艺人头上的没几个。街头艺人证应该更多针对在街头演出的人,也是给街头艺人一个谋生的通道。”

成都市音产办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曾前往上海、北京等地进行调研。“他们给出的建议,街头表演的艺术门类不能只是音乐。”

因为没有成都户口和居住证,表演者苗苗放弃了这次街头艺人的选拔,“这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大的限制。”他有些无奈地说。他认为,这些要求无形之中限制了外地街头艺人的表演空间,打破街头表演的原生态。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文章关键词:
责任编辑:单冀玲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