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从“河北好人”到被刑拘 “爱心妈妈”李利娟的反转人生

2018-05-07 09:48 | 中国搜索

5月4日,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听证会,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现场下达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将被关停。理由是,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未按规定向报送年检材料。

5月5日下午,媒体报道了来自武安市相关部门的消息,李利娟被指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李利娟收养的第四个孩子李丹说,如果以前没有这个证书,他们这些爱心村孩子也上不了学,没办法成家。他们相信政府,会依法处理妈妈这件事情,妥善安置好自己的弟弟妹妹。

昔日曾是全国知名的“爱心人士”,如今却成为涉嫌敲诈勒索、扰乱社会秩序、涉黑涉恶、收养被拐卖儿童等多项罪名的嫌犯,李利娟故事的惊天“反转”,令舆论哗然。李利娟是否犯罪,司法机关自有公断,暂且不论。然而,“爱心妈妈”李利娟被刑拘,显然是对公益慈善的一种亵渎,不仅折射出了民间非法收养弃婴乱象,而且暴露出了公共救助机制的严重缺位。

“爱心妈妈”与118个孤儿

爱心村藏在一个山坳之中。从武安市区出发,驱车约半个小时,沿途都是运输的大卡车。一路尘土飞扬。

到了市郊西三环公路东侧,一个四五米高、插着红色旗帜的金属门廊是最显眼的标志,上面写着:“武安市民间福利爱心村”。

这一片是被遗弃的矿区。在爱心村内,有一座废弃的矿井架,架子顶上绑着一面国旗。距离爱心村不远的地方,还有废弃铁矿的厂房,没有了机器的轰鸣,取而代之是从很远就能听见的鹅叫声。

据媒体此前报道,李利娟今年48岁,早在八九十年代,就已是百万富翁。为回馈社会,多年来,她一直坚持收养弃婴。然而,早在2011年,李利娟就已入不敷出,不得不卖掉别墅,在原来的矿井边上,修建了现在的“爱心村”。2017年12月,李利娟被诊断出患有早期淋巴癌。22年来,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陆续收养了118个孤残儿童。

李利娟因次收获了不少荣誉,2006年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并多次被国家级媒体报道。

名誉之外,李利娟也遭到质疑和指责,在武安市,她被称之为“四霞子”,这是当地人给她取的江湖名号。有人认为她用孩子在绑架政府。网络上有指控李利娟的帖子称,她挂着爱心妈妈的招牌,威逼有关部门,拿到了开矿许可证,阻碍交通局修路,获得巨额赔偿……对这些传言和指责,李利娟曾反驳说:“如果我想利用孩子赚钱的话,那我就可以不做,因为我是一个矿老板,我当时有几千万,我可以过着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没准我的儿子、我的孙子现在在国外留学呢。我可能有豪宅豪车。”

“爱心妈妈”与”痞子流氓”,对于李利娟的评价,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正负两极。

20岁的豆豆对此不满。

豆豆从小在爱心村长大。现在,过节或者寒暑假都是回到爱心村里。据他说,小时候自己体弱多病,而且有脑瘫,在七八岁时,李利娟因为要带他治疗,给他签字做手术,耽误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的治疗时间。“虽然我不是亲生的,但是妈妈放弃了哥哥,选择了我,这不比亲生的还亲吗?““怀疑我妈妈这个那个的,那可以角色互换一下,一个人养一个孩子就一直天天抱怨,我妈妈养了100多个孩子!”这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有些愤怒地说。

紧邻市委大院的杂货铺

在80多万人口的武安,李利娟算得上是一个名人,“好多搞直播的都去她的爱心村拍视频蹭热度,我都看过。”出租车司机说。

李利娟曾表示,支撑爱心村运营下去,主要靠的是别人的捐款。现在网上依旧能搜到很多想要捐款的人在询问李利娟的联系方式。

此前有媒体报道,在2011年时,她就已经入不敷出,不得已卖掉了家里的别墅。她和媒体讲,为了多赚些钱,在市区里开了一家杂货店,每天早晨送完孩子以后,她便会来到这家杂货店经营。

5月6日下午,记者在武安市区找到了这家占地10多平方米的杂货店。杂货店紧挨着武安市委大院,在整个市委大院周边,能这样挨着围墙搭建的铁皮屋,也只有李利娟的这一家。

“人家是焦点人物呗,要不然能让她在这个位置开店?”旁边一个修鞋摊的摊主告诉记者,“这家店开了有几年的时间了,我们都知道这个女店主收养了很多孩子,平时我们见她也很少搭话,不过从今年年初就没再见开过门,以前正常营业的时候也经常闭店,卖一些衣服、鞋子什么的,生意不见得很好。”

而对于女店主李利娟的为人,周边店铺的经营者都不愿多说,“多多少少有点儿‘痞’吧。”一位摊主小声说。

根据武安市委宣传部的通报,李利娟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可怜”:“打着‘爱心妈妈’的旗号,借着众多孤残儿童的名义,凭着硬讹软磨各种手段,李利娟通过向有关部门频频发难而获取利益,利用为善的面目获得外地爱心人士捐款。”

根据当地统计,仅2017年,李利娟通过民政部门领取低保金、房租取暖费、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多元。经初步调查,李利娟在武安有多处房产,在邯郸也有房产,平时不在爱心村居住,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美元2万元。

对于这2000多万元,李利娟收养的第四个孩子李丹表示并不清楚来源,不过她认为这些钱都是“合理合法”的。

多起涉嫌欺诈勒索举报

“爱心妈妈”是很多人对李利娟的称呼。

2006年,李利娟获得“感动河北年度人物”时,颁奖词写道:“李利娟,用自己柔弱而又坚强的肩膀,以真诚而又执着的爱心,赢得了‘爱心妈妈’这个散发着温暖和耀眼光芒的光荣称号。”

李利娟的微信个性签名是“无怨的付出,无悔的奉献”。不过传递给外界的这个形象,随着她被刑拘和更多“内幕”的爆出,而几乎在一夜之间崩塌。

“新武安”对李利娟被拘留一事的表述是: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证据确凿,武安市公安局依法对其实施刑事拘留,并于5月5日凌晨将其从北京带回武安。“尽管案件调查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线索和举报尚需一一查证,但窥一斑而见全豹,冰山一角也足以看出李利娟的真实形象。”

“新武安”发布的内容称:“随着收养人数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接受捐款也越来越多,尝到‘慈善事业’甜头的李利娟,加上对法律法规的无知无畏,一步一步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根据“新武安”的发布,李利娟涉嫌违法犯罪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套取低保资金,二是敲诈勒索。

文章称,虽然李利娟一直称自己收养了118名残疾孤儿弃婴,但有群众举报,有的孩子仅仅是因为家庭条件较差,便被放到爱心村名下,即可套取低保资金,也能扩充爱心村门面,而实际上,有32名学生虽然是爱心村的“孤儿”,但却都有父母或法定监护人。

此外,李利娟被指利用孤残儿童和弃婴当做“挡箭牌”和“敲门砖”进行敲诈勒索。“新武安”列举的事例有:李利娟在宾馆乘坐电梯,其以电梯不稳造成腰部损伤为由讹诈17万;从宾馆出来到医院就医,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万;企业架设光缆从爱心村上通过,李利娟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由要钱7万元,并让企业写下“爱心捐款书”。此外,她还曾经在一起阻碍重点工程建设中,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

李利娟17岁的“女儿”雅洁(化名)说,电梯事件她当时在场,“我妈当时从电梯摔下来,半年时间,站都站不起来,别说走路了,上厕所都要我扶着。在医院那次,是因为护士输错药,都休克了”。在另外一起事件中,雅洁的说法是:“孩子们的行为是因为架电线的工人打了他们”。

对此当地通报称,据公安部门调查了解,李利娟不仅唆使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违法犯罪,而且对不听话的孩子采取殴打恐吓、不给饭吃等手段逼其就范。“由于群众举报较多,公安机关正在对李利娟一案做进一步核实调查,等待李利娟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李利娟生病期间,孩子们照顾“妈妈”

刑拘前与李利娟的对话

5月3日,在北京前往河北的车上,记者采访了李利娟,当时她正在担心即将举行的听证会,可能会撤销爱心村的行政许可。

大约10天前,她接到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下达听证会通知,拟对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作出撤销登记决定。理由是,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未按规定向报送年检材料。

按李利娟所形容,撤销行政许可对收养的孤儿来说,如同“灭门之灾”。

李利娟回忆说,在1996年收养孩子之初,她没有相关证照的概念,只是想着把他们照顾好。直到1999年,来了几个生病的孩子,因为治病要登记身份,才知道户口的重要性。

李利娟说,他不断去找领导,每天早晨在市委门口等着,拦住车,就说“我收养了这么多孩子,能不能给俺孩子上个户口。“2006年,她成为了感动河北的新闻人物,邯郸市委领导注意到她的情况,爱心村和孩子们的问题也随之得到了解决。

当年11月份,证书下来了。李利娟回忆称:“我直接就给领导跪下了,说谢谢你了。”

李利娟形容,到家后孩子们知道这个消息,兴奋的无法入睡,还开了庆祝会,每个人都抢着看这个证书。“如果没有这个证书,我们家也就不可能走出11个大学生,其实前面的几个孩子也不傻,他们只是没有正常上过学。”

李利娟还透露,去医院的时候,都是随身带着这个证书,这样才能去联系基金会和医院。如果没有这个证书,医院不清楚孩子的来源,不敢随便收治。

李利娟不明白,为什么今年3月,她拿到新的资格证书时,审批局没有说到年检的问题,而一个月以后,却因年检而直接撤销资格。“那个时候没有人告诉我,没有年检不能换发新证,现在突然给我下发了撤销通知书。“针对通知书上所述的年检问题,李利娟解释,2014年换证以后,她一直询问要不要年检,但是得到的答复说不用。这个说法没有得到武安市相关方面的证实。

今年3月30日,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给武安市民间福利爱心村颁发了最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业务范围包括:收养孤残儿童、养老服务。

3月30日,换发证那天,李利娟还特别发了朋友圈:“为了一个证,六七个人忙,服务态度特好,点赞!“视频里面,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的人正在忙着给她办证。

“如果说我错了,可以给我处罚,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在5月3日返回河北的汽车上,李利娟说,如果按照法律的规定,有什么处罚,哪怕是罚款和拘留,她都愿意。但撤销资格,意味着爱心村将难以为继。

不过,这一天,李利娟最终没有回到武安去参加听证会。在车开到保定后,李利娟在表弟的陪同下,又返回了北京。

她的解释是,自己有“顾虑”,而且第二天一个孩子要在北京八一儿童医院进行疝气手术,她必须陪在身边。

爱心村听证后被取缔

5月4日和5日两天,武安市委宣传部指定信息发布平台微信公众号“新武安”先后发布多篇文章,公布了李利娟所经营的爱心村被依法取缔的相关内容。

“新武安”4日发布的文章《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依法撤销两家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显示:“经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查明,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度未报送年检材料,根据《民办非企业单位年度检查办法》第十条规定,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依法作出决定:撤销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民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

“新武安”还发布了一篇标题为《我市依法取缔李利娟福利爱心村,所涉孤儿弃婴全部妥善安置》的通告。根据该通告内容,当天上午,“民政局牵头联合公安、消防、卫计等部门和武汲镇政府,对李利娟福利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

做出这样的决定前,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曾举行过听证会,听证会于5月4日在该局办公室内召开。当天上午8点50分,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委托代理人,也是爱心村走出的孤儿、李利娟收养的第四个孩子李丹,在律师殷清利的陪同下,进入听证会办公室。

10多位从爱心村长大并走出的孤儿在办公室外等待,他们现在在石家庄、邯郸等地求学或上班,之所以赶回来,是为了等待一个结果。

20岁的豆豆(化名)在石家庄的一所医专学校读大一。5月3日,豆豆请假回来,打算在听证会之后回去。

“撤证”的消息是4月28日李利娟在微信上面告诉他们的,“如果证撤销了,孤儿院就建不起来了,以后我们就没有家了”。

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了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出具的《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

《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显示,4月22日,该局即向李利娟送达了《武安市行政审批行政许可听证告知书》,4月24日,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曾经收到李利娟的听证延期申请,但经审查,李利娟的申请延期理由不符合《河北省实施行政许可听证规定》,听证会如期举行。

爱心村关闭,孩子们已被送走

“爱心村”孩子已被送走

爱心村取缔之后的第二天,武安市公安部门传来消息: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证据确凿,市公安局依法对李利娟实施刑事拘留,并于5月5日凌晨将其从北京带回武安。

经过公安部门初步调查,李利娟在武安有多处房产,在邯郸也有房产,平时不在“爱心村”居住,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不仅如此,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美金2万元。

在武安市披露的文章中,李利娟利用手中的残疾孤儿和弃婴做“挡箭牌”、“敲门砖”,肆意借机敛财。

经公安部门查证,李利娟涉嫌敲诈勒索。一次,李利娟在某宾馆乘坐电梯,以电梯不稳造成其腰部损伤为由,讹诈宾馆17多万元;从宾馆出来住到医院,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多万元。

还有一次,李利娟在路过某企业门口时,以路面坑洼刮蹭车底盘为由,讹诈该企业一辆新迈腾。“李利娟之所以能屡屡得手,就是因为利用手中的残疾孤儿弃婴做筹码,如果不答应条件,就带着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前去闹事。如果“孩子们”闹事不成,李利娟就使出凶狠的另一手,安排其情夫许老大(在逃)带领打手,威胁当事人。很多人因为惹不起,就出钱了事。

在公安机关调查中,有这样一例典型案件。一家企业因架设光缆,需要通过李利娟的“爱心村”上空,只需要在已经架设的电线杆上搭上一根光缆即可。但李利娟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名,开口就要10万元。该企业遂决定绕过“爱心村”专门架线,但李利娟又带人现场阻工。最后,该企业不得不掏出7万元给李利娟。而李利娟拿到钱后,又强迫该企业写下爱心捐款书,以掩盖其讹诈本相。

为达到敲诈的目的,在一起阻碍重点工程建设中,李利娟还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据公安部门调查了解,李利娟不仅唆使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违法犯罪,而且对不听话的孩子,采取殴打恐吓、不给饭吃等手段相逼。

而李利娟17岁的女儿雅洁(化名)看到通报则说,电梯事件她当时在场,“我妈当时从电梯摔下来,半年时间,站都站不起来,别说走路了,上厕所都要我扶着。在医院那次,是因为护士输错药,都休克了”,雅洁说,“这些赔偿是合法的,我们当时报了警,公安局有记录。”

针对通报,雅洁还回忆说,孩子躺在地上是因为架电线的工人打了他们。“我们去挖野菜,然后就看见他们在架电线,我从那绕着走,工人不让我走,我硬要走,工人稀里糊涂把我打了一顿,我报警可没有人来。我们家孩子脑子都不好使,被推到后,躺在地上不起来。”

深一度记者从武安市民政局相关人士了解到,对福利爱心村取缔时,现场清点共计74人。目前,所有孤残儿童均得到及时妥善安置。其中,69名幼童被分散安置到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全部接受体检,逐一建立健康档案,经初步检查,有18人需要手术,有13人需要定期复查、功能训练等;3名学生由教育局安排教师及时进行心理辅导,在寄宿学校由专人照顾;1名聋哑人被安置到专门场所,由专业人士进行安抚照料;1名成年人(年龄30岁)在本市打工。

3名滞留在外儿童中,2名儿童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监护责任已由民政部门接管;被原福利爱心村护工带回家中的1名儿童,也已由民政局接回安置。

公安机关在21所乡镇卫生院均安排两名民警24小时值班,确保安置儿童人身安全。待乡镇卫生院经过二至三天健康检查之后,所涉孤残儿童将被统一集中安置,目前暂不接受社会爱心人士的探望。

5月6日下午,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在现场看到,武安市民间福利爱心村的大门已经紧锁,门口张贴着《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不予批准延期听证通知书》。院内,一排彩钢板房内散落着孩子们的衣物,而在不远处的二层小楼下,几名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正在值守,“孩子们都已经被送走了”,他们表示。

那些照不到阳光的花朵

都说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应该沐浴在爱的阳光下。但是,仍有这样一群被忽视的“花朵”,生活在大众的视野之外,因为种种原因陷入利益纠葛的漩涡里,照不到阳光。

记得之前在幼儿园虐童事件频频发生时,曾有网友提出一个“细思恐极”的问题:幼儿园尚且如此,那孤儿院呢?

这次的“爱心妈妈”事件,反映出我国目前普遍存在的收养乱象,以及公共救助机制的严重缺位。

规范民间收养行为,严禁个体私自收留弃婴,首先需要公共救助机制挺身而出,在收养弃婴上担负大任,充当主力,不给民间非法收养预留空间。毕竟,对于弃婴来说,来自政府的救助远比民间个体的收养更有保障。问题是,在一些地方,收养孤儿、弃婴的儿童福利院形同虚设,政府对他们的救助,还比不上一些民间个体的爱心行动。

然而,完善社会保障救助机制,化解公众隐忧和焦虑,已成为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要知道,建立公办儿童福利机构,就是保障弃婴等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因此,政府需要加大投入,建立和完善必要的救助措施,专门救助这些失去父母关爱的幼童。同时,应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社会救助走社会化的道路,多元化筹集资金,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救助。比如,依法规范收养行为,禁止个体私自收留弃婴,就是为公众的爱心行动,提供了一个正常的通道,使民间儿童福利机构规范有序,能够温暖真正需要救助的人群。(据北京晨报、新武安、澎湃新闻、北青深一度等报道)


中国搜索拥有中央网信办批准的新闻信息采集、发布资质,转载本网稿件请注明来源为中国搜索!

责任编辑:范敏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