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这些落马官员态度强硬拒不交代问题,结果无一例外……

核心提示:拒不交代问题的落马官员很多:某地税局原局长称“脑瓜子乱”才做有罪供述;一国土资源局党组副书记“死不认账”……

近日,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被告人山东省商务厅厅长吕在模以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作出公开宣判,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吕在模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其被调查期间不仅拒不交代问题,还称“我没犯什么错,你们这么对我不公平,我要举报你们。”其实,拒不交代问题的落马官员很多:某地税局原局长称“脑瓜子乱”才做有罪供述;一国土资源局党组副书记“死不认账”……

山东商务厅原厅长:态度强硬拒不交代问题

吕在模

近日,媒体报道了《检察官披露山东商务厅原厅长落马始末》的消息。文章称,他曾经在山东省乳山县上册公社任一名交通员,他用了半生的精力,完成了从一名普通的交通员到山东省商务厅厅长再到铁牢囚徒的人生沉浮。

近日,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被告人吕在模以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作出公开宣判,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吕在模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据了解,吕在模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个单位和个人在职务晋升、承揽项目、招商引资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428万余元。

多次在山东省商务厅及下属的山东国际商务有限公司报销月嫂费、交通费、餐费等应由其个人和家庭支付的费用共计17万余元。私自将山东省商务厅900万元公款用于在烟台购买房屋、装修以及购买车辆,以供其个人使用。

和吕在模打过交道的人都对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身材高大,性子直爽。虽然作风有些武断,但工作严谨认真,是个能吃苦下力的“好干部”。

不过,2014年7月,中央纪委网站的一条信息让山东商界为之震动:吕在模涉嫌违纪被调查。2015年1月25日,消息称,吕在模开被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三处检察官张静雅接手了这个案子,时至今日,她还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吕在模时的场景。“我们在淄博见到了吕在模,当时看他已经是满头白发,第一印象就是这个人性格很强势,在我们提审的过程中态度非常强硬。”张静雅说。

18岁成为上册公社团委书记,48岁任济宁市市长,52岁升至省直机关厅级干部,吕在模的仕途可以说是顺风顺水。被调查期间,他不仅拒不交代问题,还这样说:我没犯什么错,你们这么对我不公平,我要举报你们。

作为一名厅级领导干部,吕在模背后的关系错综复杂,如果没有他的口供,案件办理将会面临极大的挑战。

“他这种态度对我们办案的阻碍很大,也就是说后期他的供述很可能出现变化。所以对我们而言,整个证据上的准备和庭审的应对都会增加困难。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办理厅级职务犯罪的案件,当时的压力其实非常大。”张静雅说。

张静雅一头扎进了这个案子。从济南到淄博,她不知道来来回回跑了多少次。她也记不清,从白天到黑夜,自己和同事们究竟苦熬了多少个通宵。

功夫不负苦心人,一个人名渐渐从纷繁的线索中浮出水面:根据纪委移交的材料,2003年,济宁市拟投资建设垃圾处理厂,烟台一家公司负责人赵宁先后4次送给时任济宁市市长的吕在模现金共150万元。就这样,吕在模的贪腐情况慢慢被查了出来。

新疆某市国土资源局党组副书记:“死不认账”

先后50次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及购物卡共计人民币171万余元,却在案件审查过程中翻供——从“自觉交代”到“死不认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市委原常委张玉江因法律意识淡薄,抱着侥幸心理错失了最后的悔过机会。

据媒体报道,2014年12月9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张玉江有期徒刑14年,对其受贿所得171万余元进行追缴,上缴国库。2017年4月13日,此案二审维持原判。

据了解,从库尔勒市国土资源局党组副书记、局长,库尔勒市政府党组成员兼国土资源局党组副书记、局长,库尔勒市政府副市长到库尔勒市委常委,张玉江曾踏踏实实干过事。然而,从基层干部升任到党政一把手的过程中,让他有些忘乎所以。

2004年至2013年期间,张玉江的职务权力范围涉及规划、城建、征地、补偿、环境、交通等方面,这使一些动机不良的开发商以及与城建征地相关的公司、企业盯上了张玉江,将其作为“围猎”对象。

2009年至2010年期间,张玉江为库尔勒市某建筑公司顺利承包某城建工程提供帮助,在春节、中秋节期间先后6次非法收受该公司负责人董某所送现金12万元。

2012年10月,张玉江在担任库尔勒市委常委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某房地产公司协调工程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该公司负责人所送现金10万元。

在张玉江收受贿赂的50起犯罪事实中,每次收受现金都不低于5000元,行贿者除了妄图通过其职务便利获得经济利益的社会人员,还包括其下属。如2008年至2012年期间,张玉江为其下属袁某在职务晋升方面提供帮助,在春节期间先后5次收受袁某所送现金5万元。

在检察机关初次对张玉江进行审讯时,他说起某人向他“送礼”的事时显得云淡风轻,按他的话说,“这些行为很正常,都是朋友间的礼尚往来”。“受贿罪的立案标准是5000元,给你送礼的人少则送5000元,多则送上万元,这也是‘礼尚往来’吗?”办案检察官、乌鲁木齐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处长童燕对他说。

张玉江这才意识到自己行为及言语的出格,出于对自己的保护,他竟开始“翻供”。在之后的审讯中,张玉江否认了自己之前交代的所有事实。张玉江称,他是被冤枉的,压根没有收受贿赂,检察机关出示的所谓证人都是诬陷他的。

部分行贿人称,曾将钱直接送到张玉江办公室。对此,张玉江表示:“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可能知道我的办公室在哪儿。”然而,检察机关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并从中寻找突破点,用细节性的证据驳斥了张玉江的谎言。

经查,所有去张玉江办公室送过钱的行贿人,都能准确说出其办公室的地址,且都是同一个地址。

直到审判结束,张玉江都不肯主动坦白并退赃。“张玉江的态度始终很强硬,不懂法也是导致他最终受到法律严惩的重要原因。”童燕说,张玉江一直认为,只要自己不承认,法律不会把他怎么样。

北京地税局原局长:“脑瓜子乱”才做有罪供述

涉嫌贪污、受贿约1500万,北京市地税局原局长王纪平2012年4月24日上午在北京一中院第二次受审,与此前受审时一样他坚称自己无罪,并称曾患有精神分裂症、“脑瓜子全乱了”才在侦查阶段做了有罪供述。

据了解,2011年11月28日,本案在一中院首次开庭,旁听人员透露,王纪平对涉嫌贪污1047万的指控全不认账,对受贿435万的部分也只认可部分指控。为查明事实,一中院昨日组织第二次开庭,就双方有争议的部分展开法庭调查。

2012年4月24日当天上午11时20分,头发稀疏、花白的王纪平被带到法庭门口候审。据悉,法庭内只有他的两名亲友获准到庭旁听。候审时的王纪平表情平静,对媒体记者称自己“无罪”。

庭审持续约半小时,据旁听人员透露,检方并未补充提交特别的证据,只是着重出示了上次双方有争议的证据,交由辩方进行质证。整个庭审中,几乎都是王纪平一个人在说,他逐一否认全部指控,只承认了曾于2003年至2009年在地税局装修工程中收受钟某62万等指控。

据悉,庭审时王纪平自己手书了一份辩解意见,主要提到三点:指控内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自己确实有错误但够不上犯罪。对于检方出具的他之前的有罪供述,其辩解被控制时他恰好患了急性胰腺炎,“差点死了,当时正在恢复期的时候”,等被控制后脑瓜子全乱了才做了不利供述。

庭审时,王纪平坚持认为“(税控机)本来就是一个科技反腐、制度创新、科技创新,而且三个院士讲了是世界领先、国内首创、具备申请国家重大发明奖的,我本人是税控改革的积极推行者,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定的,当时全国推试点,那六个城市全部失败了,只有北京成功了”。

看到他越说越多、超出了法庭调查的内容,审判长及时制止他,要求其“发表新的意见、重复的话不要再说”,但是王纪平仍坚持要把话说完,还称“我确实得过精神病,而且是多疑性的、狂想性的……”“吃了药又胡说,脑瓜子全乱,问什么说什么,说了一大堆男女作风问题”。

对此,据王纪平的辩护人称,王纪平年轻时曾罹患精神分裂症,虽时隔多年但在受到强烈刺激时很容易复发,经常出现幻听、幻觉或妄想,这也就能解释为何王纪平的很多口供自相矛盾、没有条理。但是,辩方并未打算提出对王纪平做精神鉴定。

“我对得起党、我对得起祖国,我有错误,但没有犯罪。”临被带出法庭时,王纪平称。

2012年5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和受贿两项罪名判处王纪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5年6月,北京市高院裁定将王纪平刑罚减为无期徒刑,原判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不变。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陈晶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