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阻拦高铁发车女子认罚道歉舆论仍不满意 她违了什么法?被停职冤吗?

2018-01-11 10:42 | 中国搜索

1月5日16时44分,由蚌埠南开往广州南站的G1747次列车合肥站准备开车时,旅客罗某(女)以等丈夫为由,用身体强行扒阻车门关闭,不听劝阻,造成该次列车延迟发车。

今天下午,合肥铁路警方和当事人罗某接受了央视记者采访,公布了事件的详细经过。

合肥铁警:当事人被罚款2000元

今天下午,合肥铁路警方介绍,这段视频内容属实。1月5号下午,由蚌埠南开往广州南站的G1747次列车,正在合肥站停站办客时,女子罗某因丈夫没有上车,强行扒阻车门,导致列车晚点。

合肥铁路公安认定,罗某的行为涉嫌“非法拦截列车、阻断铁路运输”,扰乱了铁路车站、列车正常秩序,违反了《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77条规定,公安机关依法对其作出处理。

合肥铁路公安处副处长 孙衍斌:在调查取证的基础上,对其作出了改正错误,并且对其采取罚款2000元的处罚。

当事人罗某:非常后悔 诚恳道歉

今天下午,当事人罗某也接受了央视记者的采访,罗某称,1月5号下午,自己和丈夫带着孩子去广州参加比赛,因为跑错了车站,当他们赶到合肥站的时候,已经临近发车了。

当时自己和女儿跑在前面,丈夫则带着行李走在后面,当她和女儿到达站台的时候,发现丈夫被检票员拦住了。罗某说,自己当时只想着让丈夫赶紧下来,对附近其他人的劝阻,完全没听进去。

当事人 罗某:我没有想那么多,当时我脑子里想的就是,能不能赶快让我老公下来,我们一家三口赶快赶到广州去,把我们要办的事情办了,脑子里就一根筋,就想着这一件事,所以那些列车长、乘务员跟我劝阻的话,我根本没有听到脑子里去。

对当时现场自己的行为,罗某非常后悔,并表示歉意。

当事人 罗某:跟所有的网友、还有铁路的工作人员,还有那趟车上的乘客们,诚恳地道个歉,确实那天的行为很过激,希望大家能谅解我。

网友不满:有关部门仍须继续回应

从网友们的跟帖来看,很多人对这个处理结果并不满意。很多人认为罚的轻了,这应该属于危害公共安全,至少应该拘留。这确实有必要予以质疑。

如果还原一下事件,我们不得不质疑。

第一,铁警有没有在有限的时间内处置突发事件?从长达4分钟的视频来看,执法人员与罗某一直在纠缠,虽然也有拉拽,让其下车或上车,但始终无法关上车门,导致列车一直没能开动。铁警的执法是不是到位了?

第二,罗某称,“身份证和行李在我老公身上。”那么,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她是如何进的检票口?不管是罗某自己溜进检票口,还是工作人员通融,罗某都是没有拿出身份证,这显然是违规的。试想,如此违规,一旦有恐怖分子混入列车,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一方面铁警涉嫌有责任,一方面高铁公司涉嫌有责任。这难免会被人认为,这是有选择性的处罚,是为了避免有关部门被追责。

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环节严格按照规定办事,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公共安全不是一个人一个部门的事,是整个社会的事,这需要每一道关口都严格把守。如果此事件到此终结,有意无意的掩盖了管理上的漏洞,那么“阻拦高铁发车”就不会是最后一次,也不会是最严重的一次。因此,有关部门还需要继续予以回应,给民众一个明白,给自己一个清白。

女子事后被教育局停职,冤吗?

以等老公为名,用身体强行阻挡高铁车门关闭,导致该列车晚点发车,罗某这两天“红遍全国”。罗某现任合肥市永红路小学教导处副主任,当地教体局已对其作出停职检查的决定。

让人忍不住说点什么的,是罗某的回应。她在微博上发了一篇长文,对事件作了说明和解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也表达了相同观点。她有权解释,媒体也应该给她说话的机会,但辩解不该是狡辩。“我没有拦着车,我只是个人,怎么可能拦在动车前面阻止它开呢?”这么说,有点不讲理了。

对有关部门令其停职检查的不解更显示,她对自己身份和行为,似乎仍没有一个正确认识,“学校凭什么让我停职?我教学又没过错。如果觉得我扰乱公共秩序,我也受到了警方给予警告以及批评。我是在火车站犯了一点错,为什么我的工作单位给予我不相干的处罚。”一起轰动全国的事件,在她嘴里成了轻描淡写的“一点错”;“学校凭什么让我停职?我教学又没过错”的“委屈”则说明,似乎在她看来,只要教学没过错,她的教师就可以一直当下去。

这么想的,还不只罗某一个人。1月9日晚,某电视主持人通过微博为罗某“鸣不平”:“拦高铁,法律怎么规定的?停职依据是什么?泛惩罚,可怕。”

罗某被停职,冤吗?这值得说道说道。

停职检查是暂时停止履行职务,接受调查和审查,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惩罚”;如何惩罚,是调查之后的事儿。对于犯有一定错误,不适宜履行现任职务的当事人,停职检查是单位一种常用措施,有法律上的依据。

令罗某不解的是,停职决定是在她“教学没过错”的情况下作出的。在学校,她是“单位人”,教学是她的工作;在社会上,她是“社会人”,遵纪守法是其义务。也许在她看来,两种角色该是“井水不犯河水”:社会上犯了事儿,在社会上处理就行了,单位管就是“多管闲事”。说“泛惩罚”的电视主持人,想必也这么想。

“单位人”和“社会人”是人的两个不同角色,但落实在一个人身上,两个角色是统一而非分裂的。换句话说,一个人,做不好“社会人”,也很难做好“单位人”,反之亦然。多数职业,对从业者要求不那么严,两种角色“各司其职”是可以的。比如这次,如果拦车的是一个普通行业从业者,接受完警方处罚,应该也就完了,单位一般不会“追加”处罚。

但有些职业,对从业者有更高要求,某一个角色上的行为失当,可能导致其他角色上不利后果。比如公务员,醉酒驾驶是其社会角色上的违法,但除了国家给的刑事处罚,单位也会开除其公职。如此处理的正当性在于,社会角色上的不当行为显示,其素质不足以完成好特殊岗位赋予的职责。公务员如此,教师也一样。《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要求教师“为人师表。坚守高尚情操,知荣明耻,严于律己,以身作则”;教师法更是规定了“遵守宪法、法律和职业道德,为人师表”等多项教师义务。对照其行为,作为教导处副主任的罗某,“为人师表”方面恐怕难言合格。此时,令其停职检查,既是进一步调查的需要,也是对学生的负责。

对犯错误者,不能一棍子打死,也许过一段,罗某会回到教师岗位。但现在对其停职检查,没问题,更不是什么“泛惩罚”。

她到底违了什么法?

专家认为,罗女士的行为违反了铁路安全管理条例。多家微信公众号都对此事件发表专家解析。

@新华社1月10日发文,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罗培新给出了他的分析:

网传视频,清楚地记录了该名女子的违法行为。这一违法行径侵害了多个法益。

其一,民事方面。该名女子阻碍高铁发车,打乱了高铁运营计划,有可能导致部分联运乘客无法顺利赶上下一班列车。该名女子的过错行为与其他乘客的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已经构成侵权行为,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这一点,民法总则及侵权行为法,都有极为明晰的规定。《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一百零五条也作了指引性规定,即违反本条例规定,给铁路运输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个人财产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其二,行政方面。根据《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七十七条的规定,该女子的行为吻合其中的两款内容,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即《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九十五条的规定:违反本条例……第七十七条规定的,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对个人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

其三,刑事方面。从目前情况看不会涉及,但在极端情形下,该女子的行为可能会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因为高铁发车间隔都很短,前后两辆车的时间差也相当短暂,如果前车出现问题,后车来不及反应,将严重危及乘客的安全。

该事件中,罗姓女子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理应由法律对其进行惩戒。综合现场情况,高铁列车已发出嘀嘀的关门警告声,罗姓女子仍然执意于既不上车,也不下车,耗在车门口等老公,已经涉嫌扰乱车站、火车的秩序,公安机关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一)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

(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

(三)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

(四)非法拦截或者强登、扒乘机动车、船舶、航空器以及其他交通工具,影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的;

此外,根据《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七十七条规定,禁止实施下列危害铁路安全的行为:

(一)非法拦截列车、阻断铁路运输;

(二)扰乱铁路运输指挥调度机构以及车站、列车的正常秩序;

(十五)强行登乘或者以拒绝下车等方式强占列车;

(十六)冲击、堵塞、占用进出站通道或者候车区、站台。

罗姓女子已经为其无视规则的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庆幸的是,没有因为罗姓女子阻碍列车的行为,造成前后列车追尾等重大事故,否则罗姓女子将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面临刑事处罚。

除了罗姓女子值得反思,火车站同样有可改进之处,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在关键时刻,乘警人员应果断制止罗姓女子的行为,拉其下车,或者推其上车,并呼叫同事联动,通知罗姓女子的老公。

这场线上线下的喧嚣,不应在一地鸡毛的杂乱中结束,而应该让大家更加明确规则的价值,并以规则惩戒无视规则的人,从而维护规则。

为何高铁不等人? 延迟几分钟就能影响全国路网

昨天,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发布了由中国铁路通信信号股份有限公司撰写的文章,介绍了高铁扒门可能产生的后果。据文章介绍,我国高铁开行了时速200-350公里不同速度等级列车,分别采用中国通号CTCS-2、CTCS-3高铁列车运行控制系统,能够实现不同速度等级高铁的跨线运行,能够适应高铁开行速度高、铁路枢纽多,发车间隔短的特点。

罗某阻挡的高铁列车G1747次,起点为蚌埠南站始发,终点到广州南站。据文章介绍,蚌埠南站是京沪高铁七大中心枢纽站之一,也是合蚌高铁的起点站。中国通号的列车运行控制系统可以为高铁自动生成行车许可,告诉高铁列车前方32公里距离是没有车的。高铁之间的最小运行间隔是3分钟。如果导致列车运行时间改变5分钟,200公里时速动车可以开16公里;350公里时速高铁可以开近30公里。

此外,国资委新闻中心发布的文章中还介绍,高铁调度指挥系统是一个计划性很强的系统,因为这几分钟的延误,可能导致调度员要为后续列车变更接车站台,车站接发车人员、其他车次的旅客要紧急从原定计划的站台转移到变更后的站台,对车站运输秩序带来极大的干扰。

对于整个高铁路网来说,超过5分钟,这趟高铁线路时间就要做出调整,随即可能就是整个干线的调整,以及所有与之相连的高铁线路的调整,甚至可能带来半个中国高铁时刻的变化。(综合央视新闻、检察日报、北京青年报、大河报、东方网、澎湃新闻报道。)

责任编辑:何艳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