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对不起,要和大家失约了”

2020-10-19 14:17 | 中国好故事

核心提示:邢咏新的桌上有一个小箱子和一个大布袋,里面装的都是她到处淘来的宝贝,各种小动物的毛绒公仔、手偶,堆放在一起就像是一个童话世界。这是她给孩子们准备的“魔法盒”。如今,这“魔法盒”再也无法打开了……

西安市第一医院门诊2楼14号诊室里,检查眼睛的仪器和患儿病历都整齐地摆放在原处,为孩子们准备的大布袋子也静悄悄地躺在角落,而它们的主人、被孩子们亲切称为“邢妈妈”的邢咏新却静静地走了……

“当了一辈子病人,想做个好医生”

4岁时,邢咏新被查出患有先天免疫系统疾病,病因未知,反复发作。

每次生病,她就和患白血病的孩子们一起住进血液科的病房,病情稳定了,就出院去上学。

从小被医生照顾着长大,她对医生这个职业怀有复杂的感情。一方面向往他们救死扶伤的能力,另一方面,她又在寻找某种程度上的平衡——在医生和病人两种身份交错中,她不愿自己总是那个被救助的人。

1988年,16岁的邢咏新考上了西安医学院。在大学,她终于知道了自己患的疾病是过敏性紫癜,一种尚未明确发病原因和机制的罕见疾病。而她过敏的源头,是自身红细胞。简单而言,如果她有稍微大一点的创伤出血,出血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引发全身过敏反应,这也是她“玻璃娃娃”称号的由来。

每隔几年,邢咏新就会病发一次,身体产生一些症状,住进医院。身体情况稳定下来,她就出院上学、上班,成为医学生、硕士、博士,直至儿童眼科邢医生、邢专家、邢副院长。

邢咏新一直在患者和医生两个角色之间切换,她说:“当了一辈子病人,就想当个好医生。”

“她坐在轮椅上,戴着氧气给孩子们检查眼睛”

近年来,邢咏新的病情不断加重。2015、2017年她的两侧大腿发生两次不明原因的皮肤大面积坏死、血源性骨髓炎和败血症。经住院治疗和植皮手术,情况有所好转,但始终无法痊愈。2019年3月开始,邢咏新大腿皮肤坏死面积逐渐增长,并伴有间断的发热状况,病情不断恶化。2020年1月,她又出现腰部和肩关节疼痛,间断发烧,活动受限。

疫情打乱了她的治疗计划。为让尽可能多的孩子在假期中得到治疗,她坚持出诊、手术,直到疫情缓解。

“最后一次见邢医生是上个寒假,她坐在轮椅上,吸着氧气给孩子们检查眼睛。”邢咏新的同事回忆说。

8月10日,躺在ICU病房里的邢咏新。

但邢咏新总是那么乐观。曾经有一位医生告诉她,有过敏性紫癜病的人,都活不过40岁。邢咏新一过40岁就说:“我已经是得这个病的人里,全世界活得最长的了,现在每多活一天都是赚到了。”

“工作就是把爱变成看得见”

邢咏新总说,小儿眼科医生是一个特殊的职业,需要有爱心、耐心、细心和童心,为了孩子们那双清澈的双眸,邢咏新从不懈怠。

“宝贝”是她对每个就诊孩子的亲切称呼。很多外地甚至海外的小患者都慕名而来,邢咏新也都会尽量热心诊治、精心照顾,同时她还建立了诊后微信群,以便随时为患者答疑解惑。问她为什么坚守在一线?邢咏新笑着说:“因为喜欢。”喜欢孩子,喜欢这个职业。她常说她的工作就是“把爱变成看得见”。

去世前几个月,住院的她在微信群对患病家长们说:因为身体原因要和大家失约了……

“我的病情如此严重,如果有救治的可能,就治!但如果希望渺茫,就不要试图救治了,只是劳民伤财而已。只有唯一的要求,不要让我去地太痛苦,我不想走地没有尊严,记得我的遗体和角膜捐献一事!”

这是邢咏新写给丈夫最后的嘱托。

10月6日,年仅49岁的邢咏新去世。10月10日和12日,邢咏新的角膜,分别移植给两位角膜盲患者。

邢咏新的桌上有一个小箱子和一个大布袋,里面装的都是她到处淘来的宝贝,各种小动物的毛绒公仔、手偶,堆放在一起就像是一个童话世界。这是她给孩子们准备的“魔法盒”。如今,这“魔法盒”再也无法打开了……

生前让人看见光明

死后给他人光明

邢咏新医生,一路走好!

(综合自人民日报、央视新闻、健康时报、西安日报、环球网、华商网、澎湃新闻等报道)

责任编辑:顾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