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最后一通电话后,他永远失约了…

2021-02-23 15:37 | 中国好故事

2020年6月,面对来犯之敌,33岁的营长陈红军英勇战斗,献出宝贵生命。

彼时的陈红军,还有4个多月就要当爸爸了。身在前线的他,仍不忘提醒妻子按时产检。他答应妻子,等到退役后“就一起带孩子、做饭、钓鱼”……

然而,他失约了,永远失约了。他的爱,永远凝滞在了中印边界。

 

80多个未接电话

陈红军牺牲时,妻子肖嵌文已怀孕五个多月。

时至今日,她仍记得两人最后一次通话,“当时,他还督促我去医院做检查。他喜欢丫头,我还和他开玩笑说,如果是个男孩你还不爱了吗?他说,‘爱呢爱呢爱呢’!” 

“后来,我再给他打电话,就打不通了。我打了80多个,就是联系不上,之后就传来他牺牲的消息。”忆起往事,妻子几度哽咽。

 

陈红军妻子肖嵌文

2020年10月25日,陈红军的儿子出生了。

那一天,正好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日。

肖嵌文的爷爷是一名志愿军老战士,她相信这是冥冥之中的血脉传承,“我要把孩子好好养大,让他成为像爸爸那样的人”。

 “我一定能穿上军装”

西秦岭南麓连绵起伏的大山褶皱里,安静地坐落着一个叫张家村的小村子。

这里,就是“卫国戍边英雄”陈红军的家乡。村里的老人常说“七岁看到老”,陈红军自小就是这样一个被“看到老”的孩子。

 

童年时期的陈红军

成为一名军人,是陈红军从小的梦想。

母亲丁念毕说,儿子从小就爱穿军装,还曾跟她拍胸脯说,“我一定能穿上军装”。

2009年6月,陈红军大学毕业。本已通过公安特警招录考试,可一听说征兵的消息,他临时“变卦”选择参军。被录取后,他高兴地跟母亲说,“妈,我这下可以光荣地去当兵了”。

自此,他便踏入了火热军营。

 

陈红军应征入伍

陈红军所在营官兵聊起营长时说:“他最喜欢的,似乎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在一本书中,他特意标注了一段话:“党把自己放在什么岗位上,就要在什么岗位上建功立业。”

洗了两天的遗物

身处祖国边陲,陈红军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千里之外年迈的父母,还会细心地为家里网购米面油。

母亲说,“家里的房子也是红军给我们买的,他说买的离他姐近一点好,他可能很早之前就有这样的想法,万一他哪一天不在了,我们离他姐近一点,他姐也好照顾我们”。

陈红军牺牲后,他的遗物被寄回家。母亲说,在整理和清洗的过程中,心就像刀扎一样,“被褥都被汗水浸透了,我跟嵌嵌(陈红军妻子)洗了两天”。

 

陈红军父母

遗物中,有一封用透明胶带塑封的信,这是他30岁生日时,妻子写给他的,妻子还在信的背面画上了蛋糕。由于陈红军所在驻地条件艰苦,为防止信件磨损,他就将信件塑封起来。

有一种小爱

叫“爱家”

有一种大爱

叫“爱国”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致敬“卫国戍边英雄”

(综合央视新闻、北京晚报、每日甘肃等相关报道)

责任编辑:焦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