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报道>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振兴东北大讨论:林毅夫话音未落,郭广昌和梁建章也来了

核心提示:东北经济到底怎么走?近日,围绕林毅夫团队开出的“吉林药方”,再次引发学界各方一轮激辩。

东北经济到底怎么走?近日,围绕林毅夫团队开出的“吉林药方”,再次引发学界各方一轮激辩。这次,不止数名经济学家你来我往讨论得热火朝天,包括郭广昌、梁建章等企业家及知名社会人士也加入了讨论。

大家都要给东北“开药方”

本以为“吉林药方”所引发的论战已偃旗息鼓,不想日前却又起波澜。

近日,“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的官方微信公号发出文章,分上下两篇对《吉林报告》引发的全国讨论进行总结。上篇包括撰写《吉林报告》初衷、分析思路、诊断出的症结及其破解的方法;下篇包括《吉林报告》的主要评论及回复。

文章中较为引人瞩目的,还包括对于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等人所提出异议进行的回应——“基于这种新古典经济学理念攻讦《吉林报告》的,正是以田国强等为代表的一批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他们一提起‘产业政策’就一概否定,甚至故意将其歪曲为‘政府主导’并扣上‘计划经济’的帽子。”这引发田国强的强烈不满,发文称林毅夫团队上述对他的评价“几乎每一句话都是严重歪曲”,并要求对方道歉。随后,最先发难林毅夫团队《吉林报告》的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则在一次在线问答中称要向林毅夫道歉,并要重新为东北经济开药方。

一波又一波论战的背景,是长期处于“垫底”状态的东北经济。

曾经,东北是中国工业化水平较高的地区。中国社科院《中国工业化进程报告》显示,1995年东北地区的工业化进程在全国七大区域(东三省、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中部六省、大西北、大西南)中排名第二位。但到2005年,东北三省的工业化程度已经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近年来,东北的GDP增速处于全国垫底的水平。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辽宁、黑龙江、吉林的GDP增速分别是2.10%,6.30%,6.50%,居全国倒数第1、第3和第4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15年东北三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总额为4万亿元,同比下降11.6%。2017年上半年辽宁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31.4%,黑龙江省和吉林省分别为6.6%、2.4%,而去年同期辽宁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58.1%,黑龙江省、吉林省分别为6.0%、10.3%。

东北如此的经济水平,正是引发各方激辩,争相开出药方的重要诱因。

田国强:东北需要有为、有能的有限政府

田国强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对9月11日“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微信文章的回应称,他认为林毅夫团队的回复文章说以田国强为代表的一批经济学家“一提起‘产业政策’就一概否定”,是对他极大的歪曲、诽谤和贴标签。

田国强在观察者网上发表的文章中称,他在此前多次提到过产业政策必要性:“政府对那些具有巨大正外部性的行业,需要发展的新兴行业,影响国家发展战略及其国家安全的行业(不能仅用经济效益来衡量),这些都是市场失灵的地方,就需要政府发挥作用,如制定恰当规则、制度或适度的产业政策,甚至政府给予一定的扶持,以补齐短板”;“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东北经济也需要地方政府的产业政策引导,甚至是适度输血,但这都只是过渡性制度安排......”

他认为,制约东北发展最大的问题还是体制机制及其深化改革方面有较大问题,是要建立有利于激发人们创业创新的基本基础的元制度问题,要从根源上解决还是靠体制机制的深化改革。所以,基本、基础性制度才是最为关键的。为此,政府不仅要“有为”,也要“有能”。让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其政府的定位是有能有为的有限政府。

“至于东北适合什么样的产业,我认为有竞争力或差异化竞争优势的任何行业都可能发展起来。但前提是,政府需要营造公平公正和有利于激发人们营商、创业、创新的制度环境,大力鼓励发展民营经济。在此前提下,生态农业、药业、文化旅游、重工业、甚至是轻工业的一些行业都可能会形成竞争优势或差异化竞争优势。”田国强认为。

孙建波:东北的“直播产业”不可轻视

孙建波

此前最先指责林毅夫团队《吉林报告》的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也再度发表观点。孙建波同样认为林毅夫团队对以田国强教授为代表的经济学家进行了不符合事实的贴标签式的严重扭曲,但他也表示,其对《吉林报告》的批评本来是一个小范围的讨论,没想到自媒体发酵太快,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东北振兴大讨论。因此向林毅夫致歉。

政府职能和经商环境是孙建波所重点提到的部分。关于政府职能,孙建波认为,如果一个社会,重工业基础完善了,基础设施完善了,政府就要逐步把更多的事情交给市场了。在经济领域,政府要做好市场失灵领域的工作;在社会领域,政府要做好综合的社会服务。政府的职能,不能用是否有为来划分。要从其所作为的事务性质来划分。所有政府,都必须是有为的政府,但在市场化的经济领域,政府要控制自己的边界。

孙建波对于给东北开药方还提出三点:第一,如何改善经商环境,就是要解决企业家愿意来,敢来的问题。

第二,在产业规划上,树立服务理念,帮助企业家打造东北品牌。如今是消费者主权的经济环境,政府规划出来的产业,其产品不一定在市场竞争中胜出。孙建波指出,林毅夫团队的报告只字未提东北的直播产业占据了全国半壁江山。东北难道就不能出现一个类似好莱坞或横店的娱乐产业集群吗?为什么把市场认可的优势产业置之不理?

第三,切实做好招商引资。不仅是要引入社会资本,尤其是与社会资本合作产业引导资金,让社会资本积极参与地方发展的招商引资中来,也要与兄弟省市做好对口交流合作。不是要合作地区送点淘汰的产能过来,关键是在政府理念、招商理念上,做好对口学习交流。

梁建章:东北最需要的是产人政策

梁建章

携程网联合创始人,人口专家梁建章则另辟蹊径,从其擅长的人口角度对东北经济困境进行了探讨。他在财新网上发表的专栏文章中指出,无论是林毅夫的报告还是反对者的观点都有合理性。但从长期和宏观的视角来看,拖累东北经济最重要的因素是人口颓势,即超低的生育水平将带来的人口崩塌。在对东北经济困境的探讨中,完全回避人口形势有避重就轻之嫌。

梁建章认为,振兴东北的重中之重是实施强力的产人政策;但产业政策只是治标,产人政策才是治本。与其投入上万亿元到越来越低效的工业和基础设施领域,不如将这些钱用于大力鼓励生育,包括减轻家庭养育负担,奖励多育家庭,提升托儿与教育条件。同时,还可以考虑尝试更为灵活的土地制度和政策,充分利用东北地大物博的条件,大幅降低土地使用成本。如果能维持低廉的房价、提供良好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本地甚至外来的年轻人就会愿意在东北成家立业,繁衍生息,最终阻止经济的下滑。

此外,如果将振兴东北的投入,更多集中于提升东北的大学,建设一批领先世界的科研和教育基地,吸引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优秀人才来学习和研究,那也会带动东北的科技创新和创业,形成良性循环。

郭广昌:东北振兴要先振兴民营经济

郭广昌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则从产业布局的角度为东北经济支招。他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资不出山海关”这句话是一定不对的。他说:“东北作为老工业基地,产业底蕴还是非常深厚的,尤其大量国有企业中的中层管理人才比比皆是,基础很好。那现在振兴东北缺的是什么呢?我觉得核心问题就是缺体制、机制的创新,缺少像杭绍台高铁这样的项目,来进一步深化改革、激发活力。”郭广昌表示,复星在东北投资的辽宁奥鸿药业、沈阳红旗制药、大连雅立峰等等实际经验证明,在东北进行产业布局一样可以做得很好。

他对于如何振兴东北有三点感想:

首先,东北振兴要先振兴民营经济、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充分激发民营经济活力。

其次,这几年东北当地政府的效率已经有了显著提升;但要真正激发民营活力,还是要让市场主体充分发挥作用。其中降低要素成本、营造规范的营商环境,比如电价和其他省市的比较优势,尤为重要。

最后,人才是一切发展的源动力。要创造好的环境,留住人才、吸引人才,尤其是年轻人、大学生,为他们的创新创意提供好的生态环境、工作环境、政策环境。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王焱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