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报道>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共享经济爆火的一年 你究竟得了哪些实惠?

核心提示:这一年,有传销打着公益的旗号募钱,这一年,有明星打着投资的旗号捞钱,这一年,有名人打着梦想的旗号欠钱……

这一年,有传销打着公益的旗号募钱,这一年,有明星打着投资的旗号捞钱,这一年,有名人打着梦想的旗号欠钱……看来真正诱惑人心无人能敌的也唯有“钱”。不过,做的最漂亮的无疑是共享经济,而它则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帜。这份服务人民享受了多少呢?

这些“共享”是画龙点睛还是画蛇添足?

“共享经济”一词最早是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中提出,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2017年却是“共享经济”爆炸式发展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各式各样的“共享经济”形式前簇后拥,像热锅中的玉米粒一样,瞬间开花。但这些共享形式都是有惠于民的呢,还是多此一举?

共享单车

无疑共享单车是最惹眼的一种。2014年,北大毕业生戴威与4名合伙人共同创立OFO,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2015年5月,超过2000辆共享单车出现在北大校园。而与ofo同样占据重要市场的还有摩拜单车。2016年4月22日,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宣布摩拜单车服务登陆申城。

随后,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相继出现在街头,截止到2016年11月,已经有多家共享单车诞生并且都获得了大量的风险投资。包括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智享单车、永安行、北京公共自行车、骑点、奇奇出行、CCbike、7号电单车、黑鸟单车、hellobike(哈罗单车)、酷骑单车、1步单车、由你单车、踏踏、Funbike单车、悠悠单车、骑呗、熊猫单车、云单车、优拜单车、电电Go单车、小鹿单车、小白单车、快兔出行、雷杰斯单车、智享出行等。

今年共享单车更是获得了长期的关注,可谓是街头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然而随之出现的问题也数不胜数,因为投放数量的增加致使交通堵塞,更夸张的是已经上升到了人性与道德的讨论层面,这似乎与共享经济的初衷背道而驰。

共享充电宝

王思聪一句“共享充电宝能成,我吃屎”,让这个共享行业彻底的让圈内圈外的人熟知了。随后聚美优品陈欧更是和王思聪对撕,这无疑又给共享充电宝行业带来了冲击和质疑。

2017年4月,在南昌市的一些商场和餐厅内,悄然出现了共享充电设备。群众只需用手机扫码,便能快速借到一台充电宝,使用完毕后还可在市内任一租借点归还。

据了解,聚美优品以3亿元现金投资了街电科技,它的主营业务正是 “Anker街电”城市移动电源租借服务。然而,项目还是引来了无数质疑,王思聪更是直接在社交网络上表示,并不看好共享充电宝项目,针对王思聪的言论,陈欧在微博上回复称:“谢谢思聪监督,不是每个项目都能做成,本来创业成功就是小概率事件,街电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情绪不让这个项目入驻万达。”

究竟是人民需要还是创业?抑或是公益?

共享床铺

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出现之后,“共享床铺”吸引了大家的眼球。看着像太空舱的样子,是更有诱惑力吗?

2017年7月12日中午,北京中关村中钢国家广场的创业公社B2层,一间不足15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放着三组长2.1米、宽1.2米,形状类似“太空舱”的床铺,一共6张铺位,可供用户有偿使用。

睡眠舱使用简单、价格低廉,满足了不少上班族小憩的需求,有一定的便利性,也正因如此,睡眠舱的出现之初受到了不少的关注。但我们却不能忽视其便利性背后隐藏的隐患,更不能盲目地将其与“共享经济”挂靠。

共享床铺在一定意义上与传统的旅店有什么分别呢?“共享床铺”其实仅仅是对传统酒店服务项目进行了简单的包装,我们不能将这种简单的包装一味地与“共享”结合在一起,真正的创新是需要有原创性的商业内容。

除此之外,在“共享经济”浪潮下,各种共享经济形式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共享雨伞、共享马扎、共享手机、共享快递盒等,这其中不乏蹭热点的泡沫形式,为的只不过是以“共享”的名义圈钱占领创业市场。而蹭热点撞出来的共享经济形式,并不是人民切实需要的,无疑是一种画蛇添足式的多此一举,毫无意义。

爆炸式蔓延之后:行业洗牌 适者生存

在经历了爆炸式蔓延之后,市场的冗余也逼迫创业者选择“生”和“死”。在“共享经济”浪潮下,所产生的冗余的共享经济形式也面临被淘汰的险境。与“共享”同时并存的还有“倒闭”“破产”“押金难退”“死”等词语。这无疑给了共享行业一次洗牌,一次“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的选择。

单车倒闭 押金难退

小蓝单车倒闭

2017年6月至8月,包括悟空单车、3Vbike和町町单车在内的三家共享单车平台相继宣告出局,平均运营时间不足半年。

今年6月,悟空单车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自2017年6月起,正式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町町单车是最早出现在南京街头的共享单车品牌之一。今年3月,就有网友陆续反映,町町单车押金退款迟迟不到账。

3Vbike是由北京华尧迪科技有限公司创投,专注中国三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平台。今年6月21日,3Vbike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

11月19日,深陷倒闭和跑路传闻的酷骑单车发出一纸“酷骑单车后续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

随后,小蓝单车突然“掉链子”,被坊间热传资金陷入危机无法续命。在喧嚣中沉默数日之后,小蓝单车创始人兼CEO李刚于发表公开信,承认“融资失败”、“错失并购”、“财务恶化”等运营现状。

随着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町町、3Vbike、悟空单车等六家单车企业的倒闭,押金退不了的问题将成为无头债。剩下那些半死不活的三四线共享单车企业无需多提。接下来便是摩拜和ofo的对抗,但还是应该给这份“共享”保留一份期待,毕竟共享单车确实也为短途者提供了一种更便捷的代步方式。

共享充电宝争议中进场与退场齐发

随着共享单车的倒闭潮激流勇进,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洗牌也悄然拉开了序幕:乐电宣布停止运营。另有消息称,另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变相裁员。同时,也有充电宝企业进行了新一轮的融资。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已经有20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在两个月内拿到了总计十几亿元人民币的投资。不过,资本对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热度仅仅持续了两个多月。运营7个月后,乐电宣布停止运营,这成为行业的分水岭。最近一段时间,拿到融资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也是麻烦不断。

与共享单车行业一样,共享充电宝要想提升使用率,只能不断扩张。要扩张,共享充电宝就需要充裕的资金。诚然,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拿到了融资,但额度只有几千万元左右。坦白说,几千万元的融资根本不足以市场扩张。在共享单车倒闭潮后,资本已经不乐意再投资共享充电宝行业。所以,盈利太低的共享充电宝平台,失去资本的支持后,只有倒闭,毕竟太低的使用频率养不活平台。由此不难预测,乐电倒闭,Hi电资金链出现问题后,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洗牌也会加速。

除此之外,还有对共享床铺的关停,对共享马扎的不待见,及对共享雨伞的无视等等,这都可以看出共享行业的清理,并不是所有的形式都能被称之为共享,比起行业的起伏更让人遗憾的是资源和时间的浪费。

共享经济非圈钱经济 莫以“共享”当幌子

“共享经济”形式百花齐放是好事。然而不容忽视的是,也有一些所谓的“共享”,因为缺少有效的管理手段和盈利模式,蹭着“共享经济”的热度,做起“风马牛不相及”的生意,不仅浪费社会资源,也透支了“共享”的公信力,成了“伪共享”。而有些人就是借着这些“伪共享”圈着消费者的钱,“骗”着投资者的钱。打着共享的旗帜去圈钱蹭热点,无疑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更甚是另一种形式的“庞氏骗局”。

所谓的共享经济是指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自己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并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创造资源获取经济利益,这与共享经济的定义是背道而驰的。在资本推动下的共享经济起码是社会和人民所需,符合人民的期待,惠民利民。既然是共享,不应该只给圈钱人带来巨大利益,而没有实际效果和作用。若非如此,共享经济便是泡沫,只能是昙花一现,到头来留下的只能是一地鸡毛。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郭嘉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