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送别!又一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离世,她为避免被日军侮辱曾剃光头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凤英离世 曾剃光头避日军侮辱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发布的消息:10日凌晨1时39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凤英离世。陈凤英1925年9月20日出生于南京江宁,12岁时作为童养媳来到南京府西街40号。1937年日军侵入南京,陈凤英娘家人把她交给婆家,同丈夫家一同跑反。日本兵到处抓“花姑娘”,为了避难,陈凤英剃成光头,和婆婆一起躲在江宁西北村的地洞里不敢出来。陈凤英的哥哥陈兴林被日本兵用枪打死。送别老人!

1984年,南京市首次调查本地的大屠杀幸存者,登记在册者1756人;

1997年,大屠杀幸存者登记在册1200余人;

2006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急剧减少到400多名;

2015年底,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降至133人。

2017年年初,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只剩下104人;

今天,我们又失去了一位幸存者。

记录南京大屠杀的铁证,抢救行走在消逝中的历史记忆,这注定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相关阅读:

80年后,他们最想说什么?公祭仪式上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2017年12月13日上午的国家公祭仪式上,上万名胸前佩戴白花的各界代表整齐肃立,前排方阵的位置是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夏淑琴、葛道荣、岑洪桂、濮业良、石秀英、艾义英、潘巧英、陈德寿、刘民生、傅兆增……仪式即将开始前,1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家人和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进场。作为国之难者的老人们,此时在想什么,又有怎样的心愿?

上排从左至右:仇秀英(87岁)、徐德明(87岁)、刘贵祥(87岁)、王翠英(86岁);下排从左至右:潘巧英(86岁)、郭秀兰(85岁)、祝再强(85岁)、陈德寿(85岁)。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摄影报道

家破人亡的“昨天”仿佛还在眼前

85岁的陈德寿是第一次参加国家公祭仪式。1937年,陈德寿还是一名5岁的幼童,祖父在中华门外西街经营一个裁缝铺,是家里第一代中装裁缝,一家八口人过着饱暖无忧的日子。直到12月13日一把屠城之火将好日子烧蚀殆尽。

“12月13日上午,我在家里亲眼看见姑母陈宝珠被杀,12月14日上午,我的父亲陈怀仁在承恩寺附近被抓走再也没回来,后来听说被日军枪杀了。”陈德寿说,父亲和姑母罹难后,奶奶、妹妹等几人也陆续在乱世里离世。“昨天晚上,我想起小时候,想起我那个温暖的大家庭,久久不能入睡。”

88岁的夏淑琴从未缺席过国家公祭仪式,她在女儿的陪同下一大早就来到公祭现场。“80年过去了,一切都还像在眼前。”1937年12月13日,她全家祖孙9口人中7人惨遭日军杀害,时年8岁的夏淑琴在身中3刀后,因昏死过去幸免于难。

93岁的幸存者岑洪桂回忆,1937年12月侵华日军攻占南京时,他的家被日军焚烧,他被日军士兵推入火海,腿部被烧伤,至今留有伤疤,未满2岁的弟弟岑小三被活活烧死。“我直到今天还能想起来那片火海,我跑出来的时候,弟弟离我只有几十米,日本兵就是不让我把他抱出来,眼看着火烧了一会,就没有哭声了。弟弟就这样被烧死了。”岑洪桂含泪讲述往事后,沉默了很久。

上排从左至右:张福智(已故)、金茂芝(89岁)、常志强(89岁)、郑锦阳(89岁);下排从左至右:沈桂英(89岁)、贺孝和(88岁)、陈素华(88岁)、夏淑琴(88岁)。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摄影报道

“日本欠我们这群老人一个道歉”

播放铭文、敬献花圈、奏唱国歌……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们频频拭泪。这群看起来“脆弱”的老人,在为历史作证时,都展现出令人钦佩的勇气与坚强。

赴日证言、与日本右翼打官司,一辈子都很坚强的夏淑琴,在13日的公祭仪式上红着眼圈告诉记者:“国家强大了,百姓才能不遭难。”

在等待仪式开始的时候,日本友人松冈环、国际友人约翰?马吉的后人克里斯?马吉等都跑过来与老人拥抱。松冈环说:“她很了不起!”克里斯?马吉是美国牧师约翰?马吉的孙子,当年他的祖父用一架16毫米摄像机记录下南京浩劫,也记录下夏淑琴的经历。克里斯?马吉说:“我很感慨,祖父当年拍摄的那个家破人亡的小姑娘如今不仅健在,而且四代同堂。这是夏淑琴的胜利。”

90岁的葛道荣是第二次参加国家公祭仪式,老人最大的心愿是晚年能够看到加害方的真诚道歉。“日本右翼竟然到现在还不承认大屠杀!历史是人们经历过的,做过的事情要有勇气去承认,不承认最后还会重复过去的错误。不正视历史,怎么可能珍爱和平?日本政府,你至少欠我们这群老人一个道歉。”

上排从左至右:马月华(90岁)、李长富(90岁)、林玉红(已故)、余昌祥(90岁);下排从左至右:万秀英(89岁)、艾义英(89岁)、朱惟平(89岁)、朱秀英(89岁)。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摄影报道

和平是最宝贵的

战争像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真切地认识和平的珍贵。对于这群经历了战争的老人,和平是他们暮年最大的心愿。

95岁的濮业良是当天参加仪式年龄最大的幸存者,老人用不太清晰的口齿对记者说:“今天的纪念活动很隆重,显示国家对这段历史的重视,要铭记国难,更要让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和平应当珍爱。”

看见电视上播放有日军侵华的镜头就心生恨意,但是89岁的艾义英还是勇敢地接受日本“中国战争受害者证言集会邀请会”邀请,前往日本大阪、名古屋、东京等地参加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集会。

参加公祭仪式之后,艾义英说:“我们一家死了5口人,只剩下孤儿寡母过日子。那一年的南京不知道有多少孤儿寡母,我要把这段历史说给更多人听,让人们知道战争的罪恶,更加珍惜和平。”

“我不希望今后再让天下的母亲心里流血,也希望儿童能有安宁幸福的生活。”葛道荣老人动情地说,“侵略战争给人民带来的苦难,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全世界都应该接受这个教训。”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说。幸存者们承载了民族苦难的记忆,既是历史最重要的证人,在幸存者的口述实录面前,任何企图歪曲历史的言论都会显得苍白无力;也是最需要关爱的特殊群体,他们以个体生命历程传达出比宏观叙事的历史事实更加震撼的感受,真正唤醒人们反对战争、珍爱和平的认同。(完)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何艳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