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首飞”抢破头,火箭生意好做吗?

5月17日上午7时33分31秒,在中国的大西北,名为“重庆两江之星”的民营亚轨道火箭成功点火升空。这枚由民营初创公司零壹空间研发的亚轨道火箭被媒体冠以“中国首枚民营自研商业火箭”的头衔。

随着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在政策红利、资本红利、技术红利的多重刺激下,一批像零壹空间一样的创业公司把目光投向太空。

2018年,被誉为中国商业航天元年。民营火箭终于走出一味拿着 PPT 找钱的怪圈,开始真正走进发射场。民营火箭走通了从设计、组织生产到后期发射服务全流程,创业公司间的角力从讲故事发展到见真章。

国内首枚民营亚轨道火箭

主打亚轨道试验细分市场

今晨在西北某基地发射的“重庆两江之星”,是零壹空间研发的 OS-X 系列火箭。这也是零壹空间自成立以来的首次发射任务。

这支长9m重7.2吨的火箭全程在大气层内飞行,最高高度约38.7km,最大速度超过5.7倍音速,飞行时间306s,飞行距离273km。



跟起飞重量高达500吨左右的猎鹰9号相比,总重7200kg 的OS-X像个“小朋友”。这是因为,猎鹰9号属于中型运载火箭,而OS-X 系列火箭是亚轨道火箭,属于探空火箭。

所谓亚轨道,是指在距地球35到300公里高空进行飞行,超过这个高度就被认为是轨道飞行,而国际空间站的运行轨道在400公里左右。在亚轨道飞行时仍会受到地球引力的牵引,但在一定时间内(高于卡门线,即大气层与太空的界限,失去空气阻力时)可以体验到失重的感觉。

零壹空间方面向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介绍,OS-X 系列火箭主要用于先进空天技术的验证飞行试验,满足客户的亚轨道试验需求。而亚轨道试验这一细分市场,在商业航天领域还是一片蓝海。

零壹空间总体控制部总监李云鹏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国内有很多研究机构和高校都有进行飞行试验的需求,但在过去只能向传统国企寻求机会,整个过程需要各种协调,周期很长、成本非常高。

李云鹏举例比较了成本上的差距:在过去,使用入轨火箭,成本最低在6000万左右,而零壹空间的OS-X系列成本只有约1000万。“相当于在商业模式上填补了这块空白。”

“民营公司能成功发射亚轨道火箭,是军民融合的不错开端。”国际问题时事评论员、军事专家董健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亚轨道军事用途很多,飞行器在这个空间以一种近似椭圆的轨迹运行,可以对轨迹有比较灵活的调整,在侦查预警方面能发挥很多作用。在民用方面,亚轨道相比卫星距离地面更近,可用于灾难搜救、短期天气预报等,而且比卫星更加便宜、更加灵活。在大气物理试验、旅行、农业服务等方面,亚轨道飞行也有应用。”

同时,董健介绍,亚轨道意味着不用达到第一宇宙速度,“不用打造得那么结实”,成本相对较低。

据零壹空间CEO舒畅介绍,此次发射的OS-X系列火箭,零壹空间从总体设计到分系统设计、重要单机产品设计实现自助研发,自主掌握固体火箭发动机技术。

其中OS-X发动机推力达到350kN,能够为客户载荷实现0~20马赫的飞行速度,同时该火箭可灵活配置燃气舵、空气舵、姿控动力等多种控制机构,能够为客户提供定制服务,满足飞行试验所需的各类复杂飞行弹道。

“都说我们是中国的Space X ,但其实我们跟Space X还是不一样的。” 舒畅说。

不同于Space X的大中型卫星发射服务,成立于2015年8月的零壹空间专注于微小卫星提供高性价比的发射服务。

“相比于Space X ,一方面我们有后发优势,另一方面,我们产品做的是固体火箭运载,相对于液体来说,小型固体运载研制难度更低,投入也更小。”舒畅介绍,“2018年,我们即可产生营收,2019年预计实现收支平衡。”

相较于埃隆·马斯克将人类移民到火星的远大构想,零壹空间显得更务实。

“OS-X 系列今年还有2次发射计划,OS-M 系列入轨火箭也计划于年底发射。”

民营火箭“首秀”为何抢破头?

“谁先打上去我投谁”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几家创业公司都瞄准了“首枚民营商业火箭”的头衔。

2014年底,国家出台政策鼓励民营企业进入卫星市场。2015年两会,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政策红利成为民营航天最重要的刺激因素之一,同时,微小卫星发射的市场供不应求也催生了民营火箭行业,民营火箭创业潮初现。

而北京亦庄,成为了最可能孕育出首个民营火箭独角兽的地方。

2015年,民营火箭创业公司蓝箭航天、零壹空间先后落户亦庄经济开发区,成立于2011年10月的翎客航天也在第二年把总部搬到了亦庄。

2016年10月,脱胎于体制内航天院所的星际荣耀异军突起,获得人才和资本的青睐,同样,其总部也选择在了已经形成产业优势的亦庄经济开发区。

其实,一个多月前的4月5日,据新华网等媒体报道,星际荣耀已经发射了首枚固体验证火箭“双曲线一号S”,大公网称其为“中国国内第一枚真正意义上民营火箭”。

星际荣耀一吴姓负责人表示,该火箭从提出、设计、制造到发射仅用时60天。而执行发射任务的团队仅二十多人,发射场准备阶段及所有总装与测试工作仅用了四天。

针对“双曲线一号 S” 的“首发”头衔,舒畅回应称:“我们的火箭是完全自主研发的,(零壹空间)是我国首家成功发射自主研发火箭的民企。”

早于零壹空间2个月落户亦庄的蓝箭曾经把首次发射定在了2017年第三季度。如果成功,那么“首发”的名号将落在蓝箭头上。但变故突如其来,已经谈妥的体制内机构决定不面向民营公司出售固体发动机,蓝箭迅速组装、发射火箭的计划不得不推迟一年。

多家公司抢“首秀”,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业内有传闻,国内某基金公司合伙人曾宣称: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发射,谁先打上去我投谁。这或许是问题的答案。

出于宣传和融资的需要,民营火箭创业公司都在争做中国第一个Space X。

抢首秀的狂热让翎客航天CEO胡振宇觉得不安:在他看来,攒一个能发射上天的火箭不难,但这对长期发展没有价值。

不好做的太空生意

开拓太空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胆的创业,但在中国,这项生意依然面临许多现实问题。

政策已为火箭事业市场化开了许多方面之门。继2015年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后,《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又一次提到“鼓励引导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有序参与航天科研生产、空间基础设施建设、空间信息产品服务、卫星运营等航天活动,大力发展商业航天。”

资本方面,互联网巨头不会放过这一加强廉价网络覆盖、积累数据、吸引用户的机会。据内幕消息称,腾讯正在与几家头部民营火箭公司积极洽谈。

那么,人才方面呢?

Space X的成功与埃隆·马斯克搜罗了大量足够优秀的人才密不可分。Space X 不仅挖到了曾在麦道飞机公司主持 “大力神” 火箭的火箭工程师Chris Thompson、美国最大的引擎制造商 TRW 的液体推进器专家Tom Muller、波音公司发射总工程师Tim Buzza,还有大量来自美国航天界的工程师。在Space X的生死存亡关头,也是NASA伸出援手,给了Space X足以翻身的订单。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在中国,体制内外的人才流动难以如此顺畅。

“中国的火箭技术以军用为核心,涉及高度的技术敏感性问题,不会像美国一样,体制内的人才、技术向体制外流动得如此顺畅。”董健称,“再加上我们国家在工业品、土地使用方面的一些管理机制,都会给发展商用火箭项目带来一些不利影响。”

其次,在市场规模方面,据舒畅介绍,全球主网计划卫星有5000颗,中国有1000颗。“我觉得中国会有一个千亿级的市场。”

但在德联资本投资总监樊雪松看来,包括航天科技集团五院、航天科工集团、上海微小卫星、中科院长光所,以及一些民营卫星公司在内,总量未来十年发射卫星总量超过1000。但实际上,各大集团还在论证、准备、验证阶段,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国内短期内看得见的市场不好说,只能说是个趋势。”

航天产业周期长、投入高。对于民营火箭公司们来说,“首秀”还只是他们的第一场战役,考验还在后面。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李鸥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